非洲隨想:黑色天堂爆不停(下集)

出版時間:2016/12/04 00:04

馮淑華/《蘋果》國際觀察員(非洲)
 
經過十天敲敲打打,我們在喀麥隆的宿舍公寓終於裝上了新的電線、開關和插座。負責整修的工頭來驗收時,正好停電,無法測試。我忙著打掃,收拾殘局,直到天色暗下來,我家法國人下班回家,才想起來開燈。
 
按了玄關的照明開關,燈沒亮。奇怪了,街上路燈都亮了,應該沒有停電啊?走到客廳開燈,這回亮了起來,非常刺眼的亮度,我鬆了一口氣,往房間走去。就在這時候,客廳燈泡閃了兩下,然後啪一聲熄滅,我家法國人在客廳試了又試,燈泡似乎燒壞了。接著我從走廊、臥室、書房到浴室,輪流測試,要嘛點不著,要嘛就像流星一樣,一閃一亮就滅了。我心想,燈泡品質怎麼這麼差呢?
 
最後走回廚房,牆上日光燈一點就亮,而且沒有熄滅,靠著家裡唯一的光線,我開始準備晚餐。我家法國人點起蠟燭,拿出短波收音機,準備收聽法國海外電台的新聞。
 
忙了一整天,累得無法下廚,我只打算煎個荷包蛋配上棍子麵包,隨便吃吃。把電爐插上電,轉動開關,將溫度調到中溫,然後轉身準備拿出平底鍋煎蛋。這時聽到身後有輕微的爆裂聲,回頭一看,電爐插頭的地方閃著火花,緊接著電爐也爆了。我嚇得大叫,我家法國人衝進廚房,拿了一條乾抹布,將燒焦的插頭拔下。太遲了,整個電爐冒著濃濃白煙。
 
天啊,怎麼會這樣呢?還沒想清楚,客廳也傳來輕微的爆裂聲響,衝去一看,短波收音機的節目中斷了,電源線和插頭也冒出同樣白煙。
 
就在這時候,又聞到一股焦味,順著味道尋找來源,才發現廚房的日光燈燈管上,竄出一股黑煙,燈光一閃又一閃,然後整個燈管起火燃燒。我家法國人趕緊關掉開關,接著拿了張椅子爬上去,借著窗外微弱光線,將冒火的燈管拔下來。
 
一陣混亂驚慌後,總算、終於、好不容易……再也沒有任何意外。我們呆呆地站在一片漆黑、充滿焦味的公寓裡,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什麼道理也想不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第二天一早,我緊急聯絡工頭,要他趕快來處理。等到快中午,他才帶著一位電工來到公寓,兩人雙手空空,光用眼睛巡視現場災難。電工的結論是,燈泡品質太差了,電爐、收音機的插頭也不好,所以才會發生這些意外。他說,只要買好一點、貴一點的燈泡,重新換上就行了。
 
他們離開後,我滿心疑惑:一個電工怎麼連基本測電工具都沒有呢?不想重蹈覆轍,我去了一趟國營電力公司,私下付了點錢,請專業電工來家裡檢查。他拿著測電表,試了所有的電源插座,邊測邊皺眉頭。最後,打開家裡電表箱,這才真相大白。
 
專業電工說,整修的工人在更換電線時,忘了將其中一條中性電線接上去,所以整個公寓的電源是高壓電,才會燒壞燈泡和電器用品。那麼,如果將那條被遺忘的電線接回去,應該就沒問題了?只見他無奈搖頭說:
 
「你們家的電線線路,恐怕要重新裝設了。」
 
原來,工人在牆上裝了插座和開關的殼子,不過有一半根本沒有接上電源。對一個電工來說,裝設插頭是最基本的工作,為什麼會搞成這樣,電力公司的人也想不通。唯一確定的,之前十天的工程根本是胡整亂搞!
 
宿舍管理員看到滿屋子的災難證據,這才指派了另一位電工來收拾殘局。後來我才知道,原本承包工程的工頭為了省錢,都是在市場找臨時工人湊數。工資低廉、條件簡單:只要會拿錘子、會敲釘子,就是泥水工;會裝燈泡又不怕觸電的,可以當電工。至於工作成果好不好,那就得看客戶的運氣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