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志專欄:同婚權非激進主張

出版時間:2016/12/24 00:02
資料照片
資料照片

李中志/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教授、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會員

蔡英文總統在競選期間支持同婚權的立場相當明顯,以至於勝選後西方媒體在勾勒蔡政府的形象時,往往認定台灣極可能是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這是一向對台灣不甚友善的自由派媒體難得的正面評價。可惜經過反同的動員,民意對婚姻平權的看法兩極化,立場水火不容,與大選期間競選對手對此議題相對冷淡並不合乎比例原則。此一民意的反撲讓蔡總統態度轉趨保守。執政黨在國會的立場也搖擺不定,同婚法案一拖再拖,年底前能否出爐還在未定之天。

我們無意將民意等同於民粹,然而除了選舉,民意所反映的往往是過去習以為常的傳統或既得利益,一經撩撥,民意反而成為保守陣營反抗進步思想的利器,把改革汙名化為破壞傳統的激進主張。近日被激化的同婚議題,反對者便是以捍衛傳統之名,成功將同婚平權的主張烙上激進主義的標籤,惡意宣傳同婚合法是通往消滅倫常、消滅婚姻、消滅家庭、主張性解放的淫亂世界,造成社會對同性戀者的誤解與歧視更甚於往。

然而同婚平權的主張真是一場激進的倫常與性解放的革命嗎?其實剛好相反,同婚平權是同性伴侶要求進入婚姻守護家庭的保守運動。2015年六月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反同婚法律違憲,被視為是自50年代以來最進步的判決,但我們不必人云亦云,不妨以該判決書的分析做為參考,自行判斷同婚平權運動的左右屬性。該判決書指出裁決的四個基礎,前兩項關於個人選擇與兩人自由結合的基本權力,屬傳統自由派論述,在此不必贅述。

第三點理由則採取保守的立場,認為失婚的家長對幼兒的成長無論在物質上或精神上是不利的。判決主張國家介入婚姻的正當性,同意以國家之力保護婚姻乃是為了看護家庭,促其達到繁衍、照顧與教育孩童的功能。如果缺乏國家的認可與對婚姻所能提供的期待,要達到上述這些家庭功能的難度就會增加。固然同性婚姻並無繁衍的可能,但國家並無對婚姻做出條件限制,禁止不願或不能生育的人結婚,何況透過已十分普遍的領養,同性伴侶仍有組成家庭照顧下一代的功能。

第四點理由指出,基於婚姻的傳統功能,該裁判再次確認婚姻是社會穩定最重要的基石。異性戀婚姻透過國家的看護,成為許多法律與社會規範的核心,而同性戀者卻被國家排除在這些規範之外,造成同性伴侶比異性伴侶更高的不穩定性,進而增加國家社會的不穩定因子。因此,將同性伴侶納入婚姻制度,才是穩定家庭,提高婚姻的社會價值與國家目的的做法。很明顯地,這樣的婚姻詮釋是向保守主義傾斜的。

然而這半年來社會對同婚議題正反兩方的高度動員,反而讓爭論陷入進步與守舊、自由與保守、新世代與傳統、非左即右、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但事實上比起上世代對婚姻自主權的爭取、對離婚再婚的接受,乃至於女性在婚姻中的地位,同婚平權根本不是對傳統的激進挑戰。只是參雜了我們對不熟悉愛情的理解,最終還是我們對人類最古老儀式的堅持,我們不但不準備拋棄婚姻,還要讓全人類都能自由選擇進到這個儀式,守護我們家庭,我們的下一代。反對者到底在緊張什麼?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