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隨想:馬路三寶算什麼,公路殺手才可怕

出版時間:2017/01/15 00:02
在幾內亞,很多計程車駕駛超載又亂超車。馮淑華攝
在幾內亞,很多計程車駕駛超載又亂超車。馮淑華攝

馮淑華/《蘋果》國際觀察員(非洲)

在幾內亞開車,不僅要有超高技術、過人體力、無限耐心外,運氣也很重要。

台灣把白目駕駛人叫馬路三寶,幾內亞不但有三寶,還有可怕的公路殺手:無知、膽大又貪心的駕駛人開著破車,在路上快速行駛。

公路殺手不只玩弄自己的命,也常常牽累無辜旁人,前陣子我開車下鄉,幾度跟公路殺手擦身而過,嚇出一身冷汗。
 
趁著聖誕假期,我去中部採訪幾個主題,來回約一千公里。幾內亞面積是台灣的七倍,台灣高速公路加上省道,全長超過六千公里,幾內亞全國的柏油路才兩千五百公里,而且大多數缺乏維修,破爛不堪。

我第一天的行程,特別挑了禮拜天清晨人車稀少時刻出發,從首都到中部約四百公里,開了十個小時才到。
 
這還不算什麼呢,隔兩天,要去北邊一個叫馬力的小城,靠近塞內加爾邊境,出發前,當地朋友警告我路況差,所以把自己的車留在那裡,另外租了一輛加高的四輪傳動車,又雇了一位熟悉路況的司機同行。

果然出城後,柏油路換成沙土石塊路,沿途坑洞不斷,有些路段甚至根本不能稱為「路」,一寸平坦的地面都沒有,像經歷過山崩地裂般。我坐在駕駛座旁,除了繫著安全帶,右手還得緊緊抓著車窗上的把手,免得上下左右碰撞。
 
一百公里的路,搖晃了六個小時才到,司機跟我說,他每個月來往兩、三趟,熟悉路況,現在正逢乾季,一般小客車或卡車至少要花上八小時。要是碰上雨季,坑洞被水淹沒,就算再高的四輪傳動車,只能像烏龜一樣慢慢摸索前進,一百公里開上兩天也不足為奇。
 
如此糟糕的路況,偏偏很多大膽又貪心的計程車或卡車司機,為了賺錢,常常超載又亂超車。一台小客車車裡至少塞進七、八人,車頂上裝著沉重高聳的貨物,貨物上可以載人,車尾保險桿再加站一個人。我這一路上,每次開到山區彎道時,放慢速度又按喇叭示警,但好幾次對面來車速度太快、重心不穩,幾乎飛離車道,朝我的車撞上來。
 
記得上次去採訪養雞小農時,看到一輛美國舊校車改成的長途巴士,翻倒在路邊。村裡的人說,明明限載45個孩子,硬是塞滿八、九十名乘客,車頂上堆滿行李、蔬果、活雞活羊、舊家具老冰箱。司機開快車,轉彎又沒減速,整輛車就翻了。行李飛了、水果爛了、雞死了、羊跑了、家具碎了、冰箱砸了,更別提車裡的人無處可逃,死傷慘重。
 
這趟中部採訪結束時,正好是2016年最後一天,回首都的車子少,都是反方向下鄉的車流。

清晨吃完早飯後,我趕緊上路,到了下午三點多,眼看離首都只剩七、八十公里,算算時間,晚餐前應該可以到家。想不到剛往山路開去,前方居然塞車,問了旁人才知道,早上有輛貨櫃車在前面翻倒,把車道全堵住了。還有人說,已經出動軍隊來疏導交通,應該很快可以通車。
 
幾小時過去,夜色降臨,車陣仍舊動彈不得,很多搭巴士準備下鄉過新年的人,只好拿著行李下車往前走。我想調車回頭,去鄰鎮找地方過夜,但下山的路也堵了。又餓又渴,幸好車上還有幾瓶水、一條棍子麵包和一大籃村民送的橘子,黑暗中,我慢慢吃完這頓簡單的除夕大餐。
 
捱到快午夜,往首都方向的路總算通了,我像蝸牛般開了半小時後,剛擺脫塞車噩夢加速前進,卻看見好幾起新車禍,黑夜裡有人開進田裡,有人亂超車撞成一團。我神經緊繃,握緊方向盤穩穩開著,終於在凌晨兩點多返家,太陽還沒升起,但新年已經到了。

在幾內亞生活,新年快樂還不夠,平安更重要!

無知、膽大又貪心的駕駛人開著破車,在路上快速行駛,出車禍是家常便飯。馮淑華攝
無知、膽大又貪心的駕駛人開著破車,在路上快速行駛,出車禍是家常便飯。馮淑華攝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