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薩迪那的心事】凱蒂貓 追溯時光膠囊

出版時間:2017/01/15 00:04
凱蒂貓追溯時光膠囊。張馨方提供
凱蒂貓追溯時光膠囊。張馨方提供

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西)
 
目前,全世界各地共有十件九呎高的透明“凱蒂貓追溯時光膠囊”(Hello Kitty Time After Time Capsule),正輪流旅行到一些大城市駐站。這個計劃,是來自日本現代藝術家增田 (Sabastian Masuda) 的創意。 每當這些凱蒂貓膠囊到一個展覽地,增田就會邀請當地社區的大人小孩們寫一封給未來 (二十年後) 的自己的信,連同一些個人的小東西包在一起,投進凱蒂貓裡。這活動的序幕,是在 2014年的 12月 6日在邁阿密展開的,接著去到了紐約、華盛頓。這十個凱蒂貓在環遊世界後,會在2020年到東京奧運會合展覽。最後在2035年,會回到原本的各展覽點,曾經參加這活動的人會收到電子郵件,通知他們回去拿自己以前寫的信。
 
上周末我們去洛杉磯的日裔博物館參觀,正巧就碰見了凱蒂貓時光膠囊在這駐站。我看著我的小孩興致勃勃地用童言童語與未來的自己書信,不免想像,當他們二十年後拆開童年時寫的信,會有什麼樣的感觸? 這讓我想到機器貓小叮噹裡面的成人大雄與兒童大雄見面的場景。如果二十年後的我回到現場,又會作何感想呢? 反觀二十年前剛到美國的我,如果發現如今的我居住在美國,肯定是很吃驚的。
 
最近一些來到我工作室的當事人,正經驗著時光追溯帶來的糾結。不管我們實際上有沒有一封寫給未來的信,年輕的我們心裡多少都有些對未來的模糊畫面:在中年時 "應該" 會有個伴侶,有個家,有個好工作。汲汲營營十年或二十年後回頭看,有些人卻會感到迷失,因為發現原來的那個追求理想的自我,不知何時一點一滴被現實磨得變形,於是出現了所謂的中年危機,對自己在生活中扮演的一些角色不甚滿意。一方面,比較著當初與如今的自我認知的落差,被無法改變的既往逼出了憂鬱。另一方面,遠眺著無法完全預測及掌控的未來,被許許多多的不確定性追出了焦慮。
 
華裔移民中,一些成年之後才來美國求學或工作的人更容易產生如此的中年危機。比如說,陳先生最近因為壓力太大而失眠來找我。他說,前一陣子回中國見到大學時的朋友,覺得自己相較之下,在事業和生活上似乎都不如同儕的有聲有色。陳先生在大學時是重點大學的佼佼者,畢業後在有名的設計公司工作了五年後,因為家人幫他申請到綠卡而移民。今年恰好是陳先生來美國滿二十年。他和他太太都是認真勤奮的人,在公家機關從事的也算要職,生活是寬裕的。但是,在個人的事業成就感上,總覺得欠了些甚麼。在異鄉的語言限制,思考邏輯不同,人際交流上的文化差異,都讓他有施展不開的感覺。雖然未來可以在這公家機關做到退休,享有不錯的福利,難免有“難道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嗎?” 的惆悵。
 
走在人生的中間點,怎麼樣才不會在反思過去與遠觀未來間,陷入憂鬱或焦慮? 第一是要接受過去,放過自己。”有錢難買早知道”。我們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是當時的自己所能做出的最好的決定。如果當初的決定對現在帶來不悅的後果,那麼把焦點放在如何將現況做調整。我常對當事人說,不斷的對著已發生的過去懊惱或後悔,就像拿著一袋垃圾卻不丟掉,繼續聞著垃圾發酸發臭。
 
第二是放棄對未來的控制。很多人有焦慮,是因為希望周遭的人與事,都能照著自己的預期進行,但是其實也知道世事難料,於是被很多 “萬一如何如何”的想像造成恐慌的情緒。大家常聽到“活在當下”的概念,聽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很難。活在當下並不是對未來沒有目標,得過且過。而是在朝未來目標進行時,專注在踏實的踏出當下的每一個腳步,因為我們能控制的,就是每一個當下所做的選擇。
 
第三是多和朋友互動交流。 不管是在人生的哪一個階段,朋友的支持,對我們遇到情緒上的難關,都會很有幫助。但是很多中年以上的移民,會跟我說,好朋友都是年輕時一起長大的,都在家鄉。現在在美國交的朋友,都不會像老朋友一樣那麼親。我總說,這心情我懂,但是我們畢竟不住在家鄉呀! 放開心胸,用心培養人際關係的話,現在認識的朋友,二十年後不也成為相知相熟的老友了嗎? 否則,孤單的心情,會讓中年危機更難化解。
 
不曉得在2020年之前,會不會有其中一隻凱蒂貓追溯時光膠囊駐站到台灣去。如果要寫一封信給二十年後的未來的你,你會怎麼寫呢?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