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泰元專欄:ang pow、hongbao入列 牛津詞典收了5個「紅包」的英文

出版時間:2017/01/22 20:04

曾泰元/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復旦大學外文學院訪問學者

雞年春節將至,紅包的旺季就在眼前。去年,權威的《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略作OED)一下子增收了3個紅包的英文。連同原本就收錄的2個,中文的紅包一詞就有5個英文獲錄OED,榮登這座英文詞彙的至尊寶殿。

英文詞彙廣納世界諸語言,數量驚人,為全球之最,不過在屈指可數中文借詞中,單單紅包就佔了5席,令人詫異。

傳統上,紅包多逐字翻成red packet(紅色小包)或red envelope(紅色信封),此二者均早已收錄於OED。OED書證(quotation,書面的證據)顯示,red packet在1890年首度出現,有完整的詞源和定義,至今還在使用。而red envelope略晚,首度出現於1923年,僅被標註為「= red packet」,至今也還在通行。

一物多名乃語言常態,一個紅包有2個英文受到OED的肯定已屬不易,想不到去年又暴增了3個:ang pow、hongbao、lucky money。

OED在1989年出版完第2版的20大冊之後,就逐漸邁向電子化,目前是以資料庫的形式掛在網上,定期更新,有償使用,非訂戶無法查閱。

OED在去年12月公布了最新一次的修訂,收錄了紅包的閩南語音譯ang pow和國語音譯hongbao,加上去年3月修訂公布的lucky money(幸運之錢),一年之內就增收了3個紅包的英文,意義非比尋常。

ang pow和hongbao這兩個英文的新詞跌破了許多人的眼鏡,特別值得一提。傳統的red packet和red envelope所採取的翻譯策略偏「同化」,也就是向英文靠攏,在英文裡打轉,手段相對溫和保守。新加入的ang pow和hongbao全以音譯呈現,採取的翻譯策略是「異化」,也就是遠離英文的常軌。在ang pow和hongbao這組例子中,異化策略雖然極大限度地保留了中文的原汁原味,但是「不像英文」的特質會讓絕大多數的英文使用者一頭霧水。

雖說如此,然而OED也羅列了ang pow和hongbao歷年的眾多書證,讓證據說話。閩南語音譯的ang pow和國語音譯的hongbao確實有許多英文人士在用,使用的情況經久不衰,ang pow的首條書證甚至早至1926年。

OED顯示,閩南語的ang pow會進到英文,不是來自台灣,也不是來自中國大陸,而是來自以英文為第一官方語言的自新加坡。新加坡的華人比例極高,許多華人都講福建話(Hokkien,即閩南語),閩南語和英文的碰撞產生了這個ang pow。

至於紅包的另一個英文lucky money,OED推測,此乃意譯自廣東話的「利是」,透過香港的英文而為世界所知。事實上,利是的音譯lai see在香港英文裡也廣為流行,或許OED已在密切觀察,考慮近期將之收錄,成為紅包的第6個英文。

一個中文的紅包,OED居然收錄了5個英文,紅包的魅力究竟何在?令人好奇。音譯的力量,在此也得到了展現。閩南語的ang pow和國語的hongbao在猴年先打頭陣,接下來的雞年廣東話的lai see也大有希望,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