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不斷造業的業青

出版時間:2017/02/12 00:00

這幾年認識了一票年輕人。他們不算是文青,因為說他們是文青,他們會生氣,所以我乾脆稱他們是「業青」,因為他們都是「創業青年」。這些業青在創業之餘,也很喜歡談「理念」,甚至他創業的主要活動,就是在談理念。
 
我所指的「業青」,不是火大辭職,改賣雞排那種人。賣雞排的年輕人,會說自己是在「做小生意」、「混飯吃」,沒什麼理念,就愛錢又缺錢而已。但「業青」不同,業青會強調自己不是做生意,出發點不是在於錢,而是一種使命感,是夢想吸引著他「逆風高飛」。
 
但他的創業,從計劃開始,到營業點都出來了,還是讓人不太清楚他開的是「營利事業」還是「慈善事業」。問他獲利模式,他會「森氣」;那不談錢,改問他想達成的具體目標,他更會「森氣氣」。業青似乎想要創造一種「營利又不營利」,「非營利又營利」的全新業別。
 
這樣搞行嗎?
 
還是要從學理部分談起。價值可以區分為兩種,第一種是可量化價值,通常是外在的,也就是錢可以買到的,身外之物是也;第二種價值是內在價值,通常是不可量化的,有錢也買不到,只能在活動中創造,並用心去體會。
 
「內在價值」在幾年前被突然炒熱,理由是當代倫理學大師邁可桑德爾的網路開放式正義課程,其標題就是「錢買不到的東西」。該課程強調社會大眾應參與公共事務的討論,特別是針對無法量化表述的價值,因為缺乏客觀數字可供比較,所以須經社群內部充份溝通來建立共識。
 
我想業青們應該也有跟到這一波風潮,因此他們在談創業理念的時候,總是滿口無法量化的內在價值,像是使命感、成就感、榮耀、幸福、健康、親情、愛情、友情,這些都是他們在說明專案計劃時會不斷提到的「元素」,而這些元素交來疊去,往往就是一篇能感動人心的「故事行銷」。
 
但重點來了。如果你問他們:「設定的客層是什麼?」「有什麼短中長期目標嗎?」「專案進度的甘特圖畫得出來嗎?」「一年大概要多少固定成本?」「能在今年內生產出實體產品嗎?」「年營業額預計有多少?」這些有關數字的問題,他們就生氣了,然後又回頭談使命感、成就感、榮耀、幸福、健康、親情、愛情、友情。啊,溫馨滿人間。
 
某位國際創投負責人曾與我討論到某間業青的小公司。他問我:「所以這公司的CFO是誰?」我一時語塞。對方以為我聽不懂,於是用中文再問我一次:「我是問,他們的財務長是誰?」
 
我心中的答案是:「他們怎麼會有財務長,他們搞不好連出納都沒有咧。」
 
但出來創一個「業」,不論是「營利事業」或「慈善事業」,或根本分不清楚是哪一種業,多少也該有點量化的控管。不管是對錢,對工時,對產能,對時程,都要抓點量吧。
 
為什麼呢?你不在意數字,但和你合作的每一個人,都需要這種東西。因為他們不是業青,只是普通的社會人,看不到藏在你內心的不可量化價值。
 
有些倫理學家的確非常肯定「內在價值」、「不可量化價值」,但他們也不會否定外在價值或可量化價值(邁可桑德爾的演講費可貴的咧),因為沒有一定的物質條件,無法建構一個足以產生內在價值的活動環境。
 
每個人對維繫外在物質條件都有一定責任,不是說自己有什麼美善目的或內在價值原則,別人就該認份提供你相關的外在價值支援。難不成你以為自己是有人供養的高僧嗎?要成為高僧,也該從掃地種菜的小和尚慢慢累積外在價值吧。
 
要創業,就算不與人合作,也免不了要聘人,用人。數字對於這些下屬來說,也是很必要的,他們就算認同你的理念,通常也想知道幾點上下班,何時要交多少的貨,一個月可以領多少錢,又什麼時候可以領到。如果你的人馬連這種數字都不在意,那你們大概不是在創業,87%是在創宗教團體了。
 
最後我要強調,並非所有創業的年輕人都是業青,還是有很多踏實的「小生意人」。但台灣的業青與業青的「類宗教團體」,的確越來越多了。這種管理一團混亂的事業單位,不但會磨耗掉上一世代對年輕人的期望,也會讓年輕人對彼此之間的合作失去信心。
 
說穿了,業青就是不負責任的詐騙者,只想透過創投的砸錢熱潮先爽一陣。這種不珍惜資源的做法,不只傷害到個人的信譽,也傷害到台灣原本已經很脆弱的文創產業生態。
 
看到他們,總讓我思考「造業」、「自業自得」、「待業青年」這些詞是否在已產生新的意義。我通篇沒有指名特定對象,但我想請看到本文的業青們瞭解一件事,那就是人人都有理念,但唯有掌握數量的人,才能讓自己的理念產生重量。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