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薩迪那的心事】諮商室裡的親密關係

出版時間:2017/02/19 00:04
諮商師與當事人之間的關係該如何拿捏,攸關諮商師的職業倫理。圖為作者辦公室。張馨方攝
諮商師與當事人之間的關係該如何拿捏,攸關諮商師的職業倫理。圖為作者辦公室。張馨方攝

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西)

常常有人問我,做心理諮商,常要聽別人「倒垃圾」,會不會很煩?也有人說,當心理諮商師「錢很好賺」,只要坐在那和人聊天就好了。

但是,在這專業的人都清楚,心理諮商師的養成,除了學科理論要扎實之外,更靠高度嚴謹的臨床經驗訓練。在一聽一說之際,除了要能專注的,有目的性地傾聽,與當事人的對話,更是有方向性的引導,遣詞用字都要經過仔細琢磨,以增進當事人的心理健康為前提。

在一般的一對一諮商關係中,當事人出於對諮商師的信任,或是出於對諮商師這專業角色賦予的權威性,當事人會向諮商師傾訴平常不一定會對親朋坦承的心底事。

用一種簡化的方式說,當事人捧著自己受傷的心攤在諮商師面前,期望被理解被照顧被療癒。面對這本質上就是不平等的關係,諮商師更是該嚴肅地看待自己的角色,要小心不要濫用自己的影響力對當事人造成情緒上的傷害。

因此,在加州,除了諮商師本身要有自省能力之外,還有一本超過400頁的心理諮商職業倫理,詳細的規範了許多行為指標。

當諮商師在和督導或同儕討論職業倫理的時候,最常被檢視的,就是基於「反移情」 產生的衝動。

在諮商過程中,諮商師除了提供治療,減輕當事人可能有的憂鬱或焦慮或壓力症狀之外,很多時候也會提供一些生活上的改善方式,或是溝通技巧的教導。

所以在功能上,諮商師有時也會像是個生活教練,或是位有經驗的長輩。 所謂「移情」 (transference)作用,是指當事人對於諮商師產生情緒上的投射,在潛意識中把諮商師當成他們生活中的某重要關係人(比如說父母或情人)對待。

而「反移情」 則是指諮商師對於當事人產生的情感投射。由於諮商過程中有許多剖心掏肺的討論,有移情或反移情現象是很正常的。處理得當時,反而能用以加深對當事人的瞭解而給予療效。

最近台灣有一則關於女諮商師被殺害的事件,似乎便是沒有適切處理反移情效應的結果,也彰顯了把持職業倫理的重要性。

這讓我想到幾年前的一個經驗。當時有個男性的當事人,是為美國白人,年紀和我差不多,長得像年輕的麥克道格拉斯。他因為老婆外遇,變得很憂鬱,脾氣也暴躁起來,間接影響了工作,所以來找我諮商。

會談了兩三次之後,因為他的心情受到安慰,明顯的對我產生了好感,每次出現開始會打扮得越來越整齊。有一次他說,開車時被旁邊一輛車搶道,他當場追了過去把對方擋下,正想下車扁人時,突然想到了我,怕讓我失望,於是就離開現場,避免了一場打鬥,這是個正面的移情作用。

後來他失業,原本雇主給的健保就不能用了,他也沒有錢自己掏腰包來做心理諮商,那怎麼辦呢?

依照當時加州的職業倫理,諮商師是不能因為當事人經濟條件轉換就遺棄當事人的,而且他正處於生活很悲慘的狀況,於是在和同儕的討論後,我跟道格拉斯提議,我會繼續對他提供輔導,等他找到工作再付我該付的費用即可。這讓他很感動,一直問我為什麼對他這麼好,我也很小心地以專業的態度解釋,這是我們職業倫理裡的規範,我並沒有對他特別通融。

由於來我工作室找我的當事人很多都是在社會邊緣的華裔移民,很容易在孤苦無依的時候,我變成他們精神上唯一的寄託,於是偶而會有一些當事人希望把我當朋友,想約在外面吃飯或喝茶。

這是我比較常碰到的挑戰,因爲既於專業的考量,我必須拒絕這類請求,若處理的不好,可能會讓當事人因此而更加自我否定。但是在諮商關係外和當事人發展其他形式的互動方式,會讓關係複雜化,長久之下更容易對當事人的心理健康造成反效果。

會選擇當心理諮商師的人,通常都是樂意助人的人。然而助人並不能一廂情願,必須仔細地考慮這專業角色一言一行對當事人長遠的影響。

20年前當我還在受訓的時候,我們的督導甚至會讓我們考慮一些看似瑣碎的細節,包括我們的穿著,辦公室的裝潢 (牆上掛的畫作或辦公桌上的家庭照),甚至我們開的車,有什麼造成當事人投射的可能性,以及如何適當的處理。

如同我當時的督導所言,提供心理諮商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讓諮商師的自我感覺良好,純粹滿足「被需求」 的需要。妥善地和當事人在諮商關係中建立專業的界線,當事人才能有足夠的安全感和信任感在諮商中達到提升心理健康的目的。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