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志專欄:承諾書 學術自由的保命符還是索命符?

出版時間:2017/03/17 10:34
「孔子學院」直屬中國教育部下的漢辦,由政治局高層直接領導,在世界各國開設分校,是否影響學術自由長期惹議。資料照片
「孔子學院」直屬中國教育部下的漢辦,由政治局高層直接領導,在世界各國開設分校,是否影響學術自由長期惹議。資料照片

李中志/美國伊利諾州立大學教授、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會長

就在立委踢爆國內各公私立大學向中國出具承諾書的同時,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在全球首映,該片由華裔加拿大籍的記者兼紀錄片導演桃瑞斯劉(Doris Liu)編導,紀錄中國如何藉由孔子學院打造一支全球思想鬥爭的海外艦隊。

孔子學院直屬中國教育部下的漢辦,由政治局高層直接領導,其運作模式嚴重違反學術自由在學界早已不是秘密,但民間對中國的崛起仍然充滿好奇,對穿著文化交流外衣的孔子學院並無惡感。因此學界的反抗無法形成有效力量,彷彿只是一群在象牙塔裡過度緊張的理想主義者。這部紀錄片的問世,將可填補學界與一般大眾之間的落差。

孔子學院的財源由中國官方提供,自派教師,自定教材,猶如校園內的中國租界。参與的學者自我審查,迴避尖銳的問題,甚至引導學生以中國官方的觀點粉飾中國。歐美學校近年在財政普遍緊縮的現實下,誘惑於中國挹注的龐大資金,學校當局往往睜一眼閉一眼,甚至交出原本的中文課程,由孔子學院接收。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以過去多起達賴喇嘛被迫取消演講的紀錄為例,到處可見孔子學院在校方最後決策過程中的影子。

對照於UCSD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決定邀請達賴喇嘛於畢業典禮演講。消息公開後中國學生鬧得不可開交,雖然已造成校方不少困擾,但缺乏孔子學院做為中國的施力點,無法迫使校方讓步。有趣的是,當學界群起支持UCSD的決定時,鄰近的聖地牙哥州立大學與同享盛名的UCLA卻噤若寒蟬,是否受制於其校內孔子學院?頗耐人尋味。

這只是冰山一角,目前孔子學院已成功進駐美國110所大學,對象為中小學的孔子教室也已成立501所,加上近30萬人龐大的中國留學生,夾帶著學費與中國官方的意識形態,中國觀點對美國校園的滲透是全面的。中國深知利用美國學界自由派傳統對中國的幻想,加上實際的金錢誘惑,一般而言,對孔子學院的批判相當保留,也極力配合民主思想扁平化的中國留學生,以照顧他們的感情為由,棄守教育者的立場。

美國的第一所孔子學院於2005年在馬里蘭大學成立,不到十年的時間監擴充到100間。從數字上看,在美加兩國的成長在3年前已經趨緩,然而成長趨緩並不代表移除,既有的孔子學院仍然穩定運作,只有少數特例撤除。例如2014年鬧得沸沸揚揚的芝加哥大學,在百名芝大知名學者的聯署反對下,取消了在該校已成立5年的孔子學院;同年稍晚賓州州立大學跟進,但這是全美唯二的特例。

正確的說,孔子學院在北美已完成穩固的佈署,漢辦的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這3年來,漢辦攻城掠地的目標已經轉移。根據半球事務議會 (Council on Hemispheric Affairs),一個以觀察美洲事務為主的非營利組織,發表於2015年7月的一份報告,漢辦已將設立孔子學院的重點轉向拉丁美洲。該報導明白指出,由於加勒比海國家是承認台灣的主要國家,宣揚中國版的「一個中國政策」以進一步孤立台灣,才是這些孔子學院的重點工作,漢辦的官員也一向不避諱談論他們的政治任務。不知我國政府對這份已快兩年的報導是否注意到,是否有對策?

反對的聲音不是沒有,加拿大與美國教授協會分別於2013與2014年發出聲明,呼籲各大學終止與孔子學院合作。2014年底,美國國會舉辦聽證會,責成國會的政府問責局(相當於我國監察院)全面清查各校與孔子學院的合同或備忘錄。此舉得到跨黨派的支持,並未引起如我國以楊泮池為首的大學校長莫名其妙的反彈。調查結果並未發現在合約上有明顯干預學術自由的文字,美國學界也還不至於窩儾到如台灣校方提供書面保證書,但仍指出中國影響力對美國校園自主與學術自由是不可忽視的威脅。

可惜這些呼籲效果不大,孔子學院不動如山。學校高層以買賣的角度來評估利弊,在自己政府不願挹注適當經費的情況下,只好賤賣高教的完整,主要還是金錢考量。知名漢學家林培瑞 (Perry Link) 在國會作證時氣憤地責怪美國政府,他指出一架B2轟炸機的造價是24億美元,這筆錢遠遠足夠讓美國每一個大學成立正常的中文系,這樣做比B2轟炸機更能有效轟炸中國共產黨。

許多學者自認其學術自由沒有受到挑戰,宣稱自己可以在課堂上對中國學生侃侃而談美國《憲法》、人權法案。 這種天真的論調沒有實質意義,即便是在希特勒政權下,蒙上雙眼的海格爾仍然覺得他可自由地講述他的存在主義,只要他不提大屠殺,不批評領袖,他甚至因敢不向納粹軍官敬禮而感到得意,但他享有學術自由嗎?同樣矛盾指向討好中國的校園,中國劃下的紅線必須遵守,舉凡藏獨、台獨、法輪功、六四屠殺等等,都是碰不得的議題,這是學術自由嗎?

替中國緩頰的學者忘了,時時的自我審查才是學術自由最典型的殺手,也忘了在課堂上聽講只是高等教育的一小部分,課外的活動與全面的辯證才是塑造公民思想最重要的教育過程。學術自由的障礙不是一塊擺在客廳中間的老傢俱,看得見也摸得到,只要下定決心,隨時可以移除。學術自由的殺手是一個神出鬼沒的幽靈,隨時在你犯規的時候出現,當你已內化到可以保證不犯規時,你已交出靈魂。

很不幸的,當我們發現台灣的學院開出一張接一張的保證書時,全國譁然,但我們職掌最高學府的校長們竟然還像個江湖術士,告訴我們這是對付一個中國魔咒的保命符,對教授們也無約束力,你信嗎?這是不是學術造假我們沒興趣,我們害怕的恐怕這是要你交出靈魂的索命符吧!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