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交鋒】劉昌坪專欄:當法庭活動成為慢動作

776
出版時間:2017/05/11 18:33
法院開庭時,法官為確認筆錄有無錯誤,經常緊盯電腦螢幕。圖為士林地檢署模擬開庭。資料照片
法院開庭時,法官為確認筆錄有無錯誤,經常緊盯電腦螢幕。圖為士林地檢署模擬開庭。資料照片

劉昌坪/理律法律事務所律師

近日司法改革國事會議正如火如荼舉行,「防止媒體不當報導」、「檢察官究竟是行政官還是司法官」、「最高法院員額精簡及任命方式改變」等議題均成為媒體報導的焦點,亦引發正反不同見解的討論。但全國法庭內每天正在進行數以萬計的審判活動,才是真正決定當事人權利義務的司法戰場。

然而無論民事、刑事或行政訴訟,都高度仰賴筆錄的記載內容(參照《民事訴訟法》第219條、《刑事訴訟法》第47條、《行政訴訟法》第132條規定)。《刑事訴訟法》第49條更明定:「辯護人經審判長許可,得於審判期日攜同速記到庭記錄。」因此筆錄對於訴訟勝敗無疑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人民的訴訟權能否獲得充分保障更與筆錄的記載方式息息相關,司法改革自不能忽視此一議題。

眾所周知,美國法院的筆錄記載向來力求及時和正確。美國法院有關法庭程序的記錄,可參考《法庭記錄員法案》(The Court Reporter Act)。依該法規定,各州地方法院均應設置1人以上的「法庭記錄員」,原則上所有在公開法庭進行的程序,都應被逐字(verbatim)記錄。

喜歡觀賞美國法庭電影或影集的民眾都知道,美國法院開庭時,當事人可以用流暢的表達方式完整陳述,無論是法官、兩造律師或陪審團,都可以在聆聽的同時,仔細觀察陳述人的表情,甚至是皺眉、握拳或眼神閃爍等小動作,以便「察言觀色」。

但反觀我國法院,每天上演的場景卻是法官不僅要問案,更要時常口述要旨,指揮書記官繕打「精簡版」的筆錄,有時為了等待打字,律師、證人和當事人的陳述也必須被迫中斷,大家全都目不轉睛盯著電腦螢幕上的文字,確認內容正確且無遺漏之後,才敢繼續陳述,不僅大大削弱詢問證人和言詞審理的功能,亦無法滿足讓當事人可以流暢進行法庭活動的基本要求。

或許有人認為漢字較不容易及時記錄,但是同樣使用漢字的大陸,以北京法院為例,就設有專門的速記員,開庭時所有參與者都可以用「正常語速」說話,無須為了等待打字而讓法庭活動成為慢動作。此外,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亦已於2016年6月,引進人工智慧系統進行筆錄製作,不僅可將法庭對話同步顯示在電腦螢幕上,準確率更高達96.2%。

一般人的正常語速約為每分鐘160字至200字,受過專業訓練的速錄師,每分鐘可以記錄的字數在此之上。負責督導數位經濟與網路產業的政務委員唐鳳,去年10月出席立法院的電競公聽會時,即曾偕同速錄師到場,以便清楚記下每位參與者的發言內容。速錄師一分鐘可以紀錄260字以上,最快可達400字,因此透過速記方式記錄法庭審理活動,事實上並無困難。我國的中華民國仲裁協會多年來亦透過速錄師的協助,繕打每次仲裁庭的逐字稿,不僅快速,內容的完整度和正確性亦極高,深獲實務所肯定。

筆錄製作要符合「及時、真實、完整」這三項基本要求,並無困難,關鍵在於政府是否願意採取具體措施,改善法院的筆錄製作方式。

法院書記官雖然亦受過打字訓練,但尚須負責整理卷宗、辦理法官交辦事項、寄發各種通知及聯絡當事人等重要事務。法庭記錄相對較簡單,只要透過聘請速錄師、使用新科技,或將打字業務外包予專業公司,根據開庭錄音逐字繕打,即可解決此一問題,同時亦可讓書記官專心協助法官進行審判活動。

筆錄的記載如過於緩慢,不僅增加審理時間,消耗寶貴的司法資源,更將導致直接審理(現場聽言觀行)淪為間接審理(大家都盯著電腦螢幕看),更何況訴訟程序的目的無非是希望發現法庭外的「真實」,但如果連法庭內的「真實」都無法呈現,而僅是淪為過場形式,實係對司法程序的一大諷刺。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關鍵字

劉昌坪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