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昌坪專欄:政府無權審核街頭藝人的藝術表演

1033
出版時間:2017/05/27 00:08
國外表演工作者William Lü質疑街頭藝人考試特定評審態度無禮、粗莽。翻攝William Lü臉書
國外表演工作者William Lü質疑街頭藝人考試特定評審態度無禮、粗莽。翻攝William Lü臉書

劉昌坪/律師

政府無權審核街頭藝人的藝術表演

藝術家呂威聯先生(William Lü)在臉書上發文抨擊,日前在台北市舉行的「街頭藝人從事藝文活動許可審議會」,某位評審很不尊重表演者,不僅數度打斷對方,且不時與其他評審聊天或中途離席,甚至要求表演者用別的語言唱歌看看。此一事件乍看只是該評審的個人行為,但其實真正的問題在於,政府可以透過活動許可證制度審核街頭藝人的藝術表演嗎?此涉及《憲法》對於人民藝術自由的保障,自應嚴肅看待。

我國《憲法》雖未如《德國基本法》第5條第3項,設有保障藝術自由的明文規定,但學者均認為我國《憲法》亦保障人民的藝術自由,其依據有二:

第一為《憲法》第11條:「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因《憲法》對於表現自由的保障並不拘泥於形式,因此無論是口頭說唱、肢體表演、外表裝飾或樂曲彈奏等方式,均可包含在內;

第二則是《憲法》第22條:「凡人民之其他自由及權利,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目的則是為彰顯《憲法》保障藝術及鼓勵人民從事藝術活動,並與《憲法》的文化國理念相呼應。

我國大法官至今尚未對於藝術自由作成明確的《憲法》解釋,但德國聯邦《憲法》法院曾於1987年涉及巴伐利亞總理漫畫的判決中強調,《憲法》只允許在藝術與非藝術之間作區別,如果把藝術區分為「高低好壞」進行品質評價,即為《憲法》所不允許的內容檢驗。德國學者觀察德國聯邦最高法院相關判決後,稱之為「溝通理念」或「開放式」的藝術概念,亦即基於藝術的多樣性,在定義藝術的過程中勢必會得出其他意義,導致一個無止境且多階段的資訊探知,所以對藝術的定義應保持「開放性」。

街頭藝人多在公共場所從事表演,政府管制目的不外乎是希望不要對於民眾、車輛、公共空間的管理或公共安全造成妨害。但以「台北市街頭藝人從事藝文活動許可辦法」為例,第6條已明定,街頭藝人應遵守相關法令及各公共空間之管理規範,並不得影響公共空間管理人許可之其他活動;第8條亦明定,街頭藝人不得造成行人或車輛通行困難、阻礙無障礙設施、建築物出入口或消防安全設備等妨礙交通或公共安全之行為。違反者,主管機關或公共空間管理人應予以糾正,並得命其立即停止活動及採取其他必要之處置。

由此可知,街頭藝人表演時如有上開情形,本可當場予以制止或採取必要措施,但不可能透過活動許可證的審議核發事先防止,現場所發生的異常或突發情形(無論是表演者或第三人)亦是相同的道理。

至於街頭藝人的表演能否獲得觀眾青睞,本應由民眾基於個人喜好決定,而非讓少數審議委員或民眾代為判斷(依「台北市街頭藝人從事藝文活動實施要點」第4點,審議時並開放由現場若干民眾投票,若表演者「不喜歡」選票數達該類型總投票數10%者,可由審議委員會作為淘汰依據)。

各地方政府目前多設有管理街頭藝人的活動許可證制度,甚至透過「定期換證」來決定其能否從事藝術表演,無異是以公權力赤裸裸地對藝術內容進行高低優劣的實質評價。正本清源之道,應是對整體制度徹底檢討,方符合《憲法》對於人民藝術自由的保障。

關鍵字

劉昌坪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