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昌坪專欄:​​​用心良苦的749號解釋

1387
出版時間:2017/06/03 13:45
計程車運將判刑定讞就被吊銷駕照,大法官宣告違憲。資料照片
計程車運將判刑定讞就被吊銷駕照,大法官宣告違憲。資料照片

劉昌坪/律師

大法官於昨日公布釋字749號解釋,宣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7條第3項規定:「計程車駕駛人,在執業期中,犯竊盜、詐欺、贓物、妨害自由或《刑法》第230條至第236條各罪之一,經第一審法院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刑後,吊扣其執業登記證。其經法院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確定者,廢止其執業登記,並吊銷其駕駛執照。」僅以所觸犯之罪及經法院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為要件,而「不問其犯行是否足以顯示對乘客安全具有實質風險」,均吊扣其執業登記證、廢止其執業登記,已逾越必要程度,不符合比例原則,亦與《憲法》保障人民工作權之意旨有違。

本號解釋仍延續584號解釋之脈絡,大法官認為對於乘客安全的實質風險,可作為限制計程車司機工作權的正當理由。但關鍵在於什麼才是「實質風險」,及「判斷標準是否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就此,多位大法官均於意見書中提出具體說明,深具參考價值。

黃瑞明大法官以下列情形為例,說明系爭規定有「輕重失衡」之情形。例如計程車駕駛人與鄰人口角,口出惡言,被依犯恐嚇罪判刑,因恐嚇罪屬妨害自由罪章,應受三年禁業,但若計程車駕駛人將乘客毆傷,構成傷害罪,因傷害罪不在禁業範圍,反而不必受到禁業限制;此外,計程車駕駛人將乘客之遺留物品據為己有,可能成立侵占罪,不在禁業罪名;但若在超商順手牽羊成立竊盜罪,卻在禁業範圍。因此,系爭規定以「所列罪名為判斷標準」,顯有輕重失衡之情形。

至於以「判決刑度高低」作為判斷標準,羅昌發大法官則指出,立法者雖有相當大的裁量空間,但無論如何,立法者必須有「相當的立法資料」,足以支持其所劃定之刑度界線。此外,黃虹霞及蔡明誠兩位大法官更於意見書中特別點出,何謂「對乘客安全具特別危險即實質風險」之犯罪,例如過往計程車駕駛人於執行計程車載客業務時,與乘客間之糾紛事例,尤其因此而涉及對乘客之犯罪統計,亦為重要參考因素。

誠如黃瑞明及詹森林兩位大法官的呼籲,每次發生重大危害社會安全的事件,都是誘引社會以維護安全之名而拋棄基本價值,但是禁不起誘引而拋棄原則時,就是被心中的恐懼所戰勝。

民國85年12月1日的彭婉如命案造成社會強烈震撼,同年12月31日立法院即修正《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7條第1項,將原先僅對犯特定犯罪經判決確定者,二年內不得擔任計程車駕駛人之規定,修改為終身禁業。然而,因對特定社會群體之恐懼而對其貼上特定標籤,給予過度之處分,容易形成歧視,因此應是把行業中的害群之馬與該行業作區隔,而非以「寧可錯殺一百,不可錯放一人」的態度過度立法。

本號解釋並未介入日後的立法形成空間,至於要求立法者應以相當的實證統計或研究為管制基礎,應是限制人民《憲法》上權利之基本要求,並不為過。若是立法者可利用本次檢討制度之機會,回應釋字584號解釋之建議,亦即如可經由審查機制或其他方法,證明曾犯特定犯罪之人對乘客安全已不具特別危險時,即應適時解除對其執業之限制,將更能貫徹《憲法》對於人民工作權之保障及符合平等原則之意旨。

【即時論壇徵稿】

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本報特闢《即時論壇》,歡迎讀者投稿,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文長以500字為度,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唯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關鍵字

劉昌坪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