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昌坪專欄:潘美辰考不上街頭藝人的荒謬

3545
出版時間:2017/06/16 00:06
歌手潘美辰上月在國父紀念館考爵士鼓街頭藝人執照,惟日前台北市文化局公布審議結果,潘卻落榜,引發質疑。翻攝潘美辰微博
歌手潘美辰上月在國父紀念館考爵士鼓街頭藝人執照,惟日前台北市文化局公布審議結果,潘卻落榜,引發質疑。翻攝潘美辰微博

劉昌坪/律師

藝人潘美辰日前參加台北市的街頭藝人許可證考試,審核結果卻未通過,此事件再次凸顯街頭藝人審核制度的問題所在。筆者曾指出,基於《憲法》對人民藝術自由的保障,政府應自我節制,不應透過許可證制度審核街頭藝人的藝術表演。事實上,現行的街頭藝人審核乃至於管理制度,都有許多需要檢討省思之處。

首先是審議委員會的組成,委員掌握街頭藝人能否從事藝術表演的生殺大權。台北市文化局官員表示,涉及藝文「政策」的學者也可以擔任評審,如果照這個邏輯,涉及運輸政策的學者是否也可以擔任大貨車、聯結車駕駛執照的現場考試委員?更無言的是,依台北市的規定,審議時還開放現場民眾做「喜歡」和「不喜歡」的投票,如果「不喜歡」的選票數達該類型總投票數10%,也可以作為淘汰依據。  
           
其實民眾如不喜歡某種街頭藝術,或認為其技術不純熟,大可離開現場,否則按照相同邏輯,計程車駕照考試也應該列入民眾投票的項目,因為計程車駕駛涉及乘客和第三人公共安全的問題,如果民眾主觀上不喜歡駕駛人開車的「技術或風格」,是否也應該作為不發照的考量因素?如果這還不是恣意,真不知道什麼才是恣意?

對街頭藝人的審核,各縣市都有不同的標準,已經讓街頭藝人難以適從。不只如此,對街頭藝人的管理,各縣市也有不同標準。舉例而言,台北市規定「街頭藝人不得有破壞、影響街頭藝人整體形象之行為」,這是法律上典型的「不確定法律概念」,解釋空間非常廣泛,容易流於主觀恣意;但類似狀況,基隆市則規定「發生破壞街頭藝人形象之民、刑事案件並經判刑確定」,後者顯然較符合法律明確性原則,也讓街頭藝人可享有法院的正當法律程序保障。

再舉一例,台北市規定「表演內容不得涉及宗教或政治活動」,基隆市和高雄市則無此限制。藝術表演為何不能涉及宗教或政治活動,以默劇、歌唱、詩文朗誦、行動藝術表達對政治事件的正反意見或隱喻,為何不能是「藝術表演的內容」?難道歌詞裡不能出現對政治活動或政府的批判?

至於有官員提到,街頭藝人可能對公共空間的管理使用造成影響,或太多街頭藝人同時存在同一場地,反而可能彼此干擾,但這也不是可支持審核制度的理由。事實上如果特殊場所真有此一問題,採用場地登記制度即可解決。以上開理由支持審核制,不讓街頭藝人取得從事藝術表演的「資格」,更明顯違反比例原則。

最後有關公共安全和噪音問題,按照台北市相關規定,街頭藝人本來就「不得造成行人或車輛通行困難、阻礙無障礙設施、建築物出入口或消防安全設備等妨礙交通或公共安全之行為。」另有關於噪音管制,《社會秩序維護法》已規定製造噪音妨害公眾安寧者,可處以罰鍰。如果這樣還不夠,台北市在相關規定中亦明定「展演音量過大影響周遭環境,經勸導無效者」,構成違規項目,可視情節輕重予以停權甚至廢照,只要這些管制措施落實即可有效達成目的。總結來說,現行法令對街頭藝人的審核管理有太多不合理之處,實應通盤檢討。

關鍵字

劉昌坪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