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昌坪專欄:沒人沒錢如何長照

935
出版時間:2017/06/23 09:19
新北市三重一名81歲獨居老婦人餓肚子求助,消防救護員到場回報社福單位,居然得到會通知社工前往評估、無法立即處理的答案,令救護員相當火大,痛批體制出了問題。翻攝當事人臉書
新北市三重一名81歲獨居老婦人餓肚子求助,消防救護員到場回報社福單位,居然得到會通知社工前往評估、無法立即處理的答案,令救護員相當火大,痛批體制出了問題。翻攝當事人臉書

劉昌坪/律師
 
監察院於本月8日提出的糾正案,針對去年7月發生樂活老人長期照顧中心因火災導致6死、28人輕重傷的重大意外事件,調查指出乃是因為照顧服務員人力不足,且無護理人員及本國籍照服員於現場值班,以致未能掌握報案及搶救先機。媒體日前又報導,高齡81歲,獨居三重的吳老太太因為無法自理,餓著肚子又想洗澡,雖然已按下緊急救護通報系統求助,卻無法獲得及時處理。上開新聞事件對比政府所說的「長照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實在格外諷刺。
 
《長期照顧服務法》已於今年實施,長照2.0版除延續過去十年所提供的長照服務外,更擴大納入「50歲以上失智症者、55歲以上失能平地原住民、49歲以下失能身心障礙者及65歲以上衰弱者」等4類對象,服務人數預估將自51萬1千餘人增加至73萬8千餘人,「成長高達44%」。服務項目則向前端銜接預防保健,降低與延緩失能;向後端銜接安寧照護,從原有的「8項增加至17項」。
 
長照是政府與民眾都高度重視的重大公共政策,長照2.0版的服務人數增加,服務項目擴大,顯見所需要的絕對不僅僅是法律規範,而是有無足夠的人力和經費來執行。就人力而言,除衛福部社家署日前評估尚有5000至1萬2000名的人力缺口外,另一個令人擔心的情況則是長照管理中心的照管專員,每人的負責案件量過大。
 
根據衛福部的設定,是每200名失能人口配置一名照管專員,但根據去年底的統計資料,事實上台灣每位照管專員的平均服務量都超過500名,某些縣市的服務量甚至超過千人。況且,縱使按照衛福部所設定的200人,對比鄰近的日本,2015年的平均服務量為34.6人,我們的照管專員服務量高達日本將近6倍,這樣的案件負荷量,再加上照管專員所要負責處理之事項既繁多又重要,包括實際個案發掘、需求評估、資格核定、擬定照顧計畫,處理民眾申訴等工作,幾乎上山下海無所不包,無異是把每位照管專員當成超人,要求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此外,根據《長照服務法》第15條規定,長照經費的來源,包括「遺產稅及贈與稅稅率由百分之十調增至百分之二十以內所增加之稅課收入」,及「菸酒稅菸品應徵稅額由每千支(每公斤)徵收新臺幣五百九十元調增至新臺幣一千五百九十元所增加之稅課收入」。遺產稅及贈與稅的稅收時間都無法確定,在法律許可範圍內,當事人也可以事先進行資產配置調整,因此可以增加的經費收入亦不穩定。
 
至於以菸稅作為長照經費財源,長期也存在很大的爭議,菸稅的收入屬於「統收統支」,菸捐的收入則是法律明定的「專款專用」。正因為菸稅是統收統支,很容易成為政治及利益團體的爭食大餅,菸稅的分配也極可能因為一時的政策決定,而使包含長照在內的各種社會福利工作陷入經費不穩定的狀態,且調高菸稅的理想狀態是金額調高,吸菸者愈少,但連帶結果就是收入也隨之減少,因此以菸稅作為長照經費來源,亦有金額不穩定且不足的隱憂。
 
政府既將長照視為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重大政策,就更應建立可長可久的制度,否則類似的社會事件只會不斷發生,讓人民更難信賴長照制度的可行性。

關鍵字

劉昌坪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