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昌坪專欄:離婚首重保障 復仇先擺一邊

750
出版時間:2017/07/21 14:33
本周在台南地院發生離婚訴訟律師遭撞死事件。一對夫妻想要離婚,但當妻子和律師正在法院外討論案情時,丈夫卻駕車狠撞兩人,導致律師死亡、妻子重傷。翻攝畫面
本周在台南地院發生離婚訴訟律師遭撞死事件。一對夫妻想要離婚,但當妻子和律師正在法院外討論案情時,丈夫卻駕車狠撞兩人,導致律師死亡、妻子重傷。翻攝畫面

​劉昌坪/律師

本周在台南地院發生一起殺人事件,一對夫妻想要離婚,但當妻子和律師正在法院外討論案情時,丈夫卻駕車狠撞兩人,導致律師死亡,妻子重傷,警方隨後以現行犯逮捕兇嫌,目前正依殺人罪偵辦中。

本案肇因於一起離婚案件,依現行規定,夫妻離婚的方式只有「協議離婚」(「調解離婚」及「和解離婚」也是經雙方同意,因此本質並無差異)及「裁判離婚」。

裁判離婚的依據為《民法》第1052條,本條又將裁判離婚分為列舉事由,例如重婚、通姦、生死不明已逾三年等(第一項),及概括事由(第二項),即「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之一方得請求離婚。」

但立法者在第2項概括事由後,又多附加了一個限制要件,即:「其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限縮可適用的範圍,使沒有責任的當事人方可向法院請求裁判離婚。本條但書之所以如此規定,立法理由表示:「足以構成離婚原因之重大事由,應由夫妻之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始屬公允。」

概括規定的但書,只允許無責當事人可請求離婚,有論者認為這是「對無責配偶獎賞其離婚請求權,對於有責配偶剝奪其請求權以懲罰」。此一規定,表面上似乎很「公平」,但卻可能衍生更多問題。例如,實務上經常發生無責的當事人用拒絕離婚來報復對方,有責的一方剛開始可能會盡量忍氣吞聲,希望好聚好散,但是到了最後,卻可能因情緒失控而犯下無法挽回的大錯。

真正的婚姻,理應是雙方都希望繼續維持夫妻的和諧關係,倘若一方已確定無此意願,無論其動機為何,道德上應否予以譴責,或是否應該接受其他法律的制裁,法律都不應強制其婚姻關係必須存續,事實上法律也無法用懲罰或是否公平,去強迫當事人維繫本質上已經「名存實亡」的婚姻關係。法律真正應該關注的是,如何能夠妥善保障離婚後無責他方配偶的生活,以及如有未成年子女時,其保護教養及生活維護如何規劃等問題,而非以不得離婚作為懲罰或維持公平的手段。

我國《民法》於74年修正時,增列上開但書規定,但事由是否重大、婚姻破裂原因究竟由誰所造成,有時往往不易認定,但如婚姻關係確已破裂,甚至已達住在一個屋簷下卻形同陌路的程度,此時倘涉及未成年子女,則使其長期處於此種狀況下,對於其人格健全發展,反而可能造成不利影響,導致無辜的未成年子女,被迫要在父母已經沒有感情的婚姻關係中不斷受苦。

因此,不妨考慮將現行的離婚概括事由,修正為「夫妻感情破裂而無法維持婚姻關係」,至於當事人是否有導致婚姻破裂的可歸責事由,則不列入是否可請求離婚的考量因素,而是改在離婚後的「損害賠償」、「贍養費」、「夫妻財產清算」,以及「未成年子女的保護教養」等事項,另外以法律加以妥善規範,此種方式不僅可使國家不至過度介入成年人的婚姻關係,亦不失為可以解決問題的另一條出路。

關鍵字

劉昌坪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