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鵬生專欄:為一代報人余紀忠先生感到難過!

出版時間:2017/07/29 10:00

楊鵬生/醫師、作家

最近國內有一家報紙,持續不斷秀下限!哎!三十年前筆者在讀大學的時候,還強迫自己每天讀該報的社論,難怪許多記者朋友們都會說我是余紀忠時代的喔!

在威權時代,雖然余紀忠與中國國民黨黨政高層保持良好關係,但是能在威權時代有所為與有所不為也殊為難得,余紀忠象徵一個「文人辦報」的時代。

木必自腐而後蟲蛀之,人必自辱而後人辱之。如果以洗腦民眾為目的,閲報率一定持續下滑,到最後只有特定族群和特定年齡的人才會想買想看。三十年前堂堂的台灣三大報之一,而今淪落至此,令人不勝唏噓。

其實一葉知秋,台灣便利商店世界密度第一,隨便看一下問一下,就知道哪一報有人買,哪一報沒人買,騙不了人的。

新聞的取向直接影響到閱報率,絶大多數的人不會想要花錢買報紙來看一些自己不喜歡的文章。如果立場偏頗,老闆在中國賺錢,不管當年是否單純只是要跨足媒體業,現在和中國共產黨隔海唱和,三不五時宣揚中國的強大,順便恐嚇一下台灣人民,來對中國政府表明效忠立場,大眾傳播成為貢品和個人籌碼,完全無視報紙是一種社會公器,有其社會責任;台灣有這種台灣人,還需要敵人嗎?這也是台灣人的悲哀!
 
悼 余紀忠和余紀忠的《中國時報》!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楊鵬生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