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達專欄:檢察長是一種特殊的檢察官

出版時間:2017/08/25 09:00

林達/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劍青檢改成員
 
前天,高雄地檢署檢察官會議通過決議,認為檢察長也應該辦案,但一件就好。這是一個有趣的議題,引起檢察官正反兩極的意見。支持者的論點是,檢察長也是檢察官,正如法院院長也是法官,院長會承審案件,檢察長也應該自辦個案。反對者的論點是,檢察長負責領導指揮辦案,本已實際參與。
 
我認為,檢察長應否辦案,要先確認檢察長的存在目的,而這剛好可用法院院長來參照。
 
法院院長和檢察長都有行政領導的職責,分別是司法行政和檢察行政工作。可是對於個案,法院院長對法官無權置喙,但檢察長則可對檢察官行使指令權。這指令權的設計目的,主要是為了統一追訴和裁量基準。相比之下,檢察長比法院院長多了一個功能,就是具有案件的指令權。
 
事實上,檢察長的指令權,就是對檢察官的一種權力制衡。而且,檢察官結案需要送閱,交由主任和檢察長審核,這三個人就形成了一種內部垂直的權力制衡。對比於法院,合議庭要做出判決,也必須三位法官共同評議和表決,他們三人也形成一種內部水平的權力制衡。換句話說,權力制衡的機制都存在,而檢察長也就是一個權力制衡的機制,是用來節制檢察官的。當然,他必須立基於法律,與檢察官進行說理與論辯才是正確的制衡。
 
檢察長正因為被賦予指令權,形成他和其他檢察官不同之處。可以說,檢察長當然是檢察官,所以當然可以辦案。但是,「檢察長」並不只是為了辦案而設置存在,「檢察長」也是為了制衡「檢察官」而存在。
 
在我的觀點,檢察官具有主動偵辦、提起公訴的權力,相較於法院只能被動受理審判而言,檢察官權力是重大的,應當受到節制。可是,早年過度倚靠檢察一體的節制方式,過度強調檢察長的指令權,會壓縮檢察獨立的空間。但是反面而論,檢察官個人獨大的過度膨脹,也可能造成檢察官獨霸的副作用。如何設計一套均衡有效的制度,讓檢察官的權力獲得節制,卻又不至於戕害檢察官的獨立性,是檢察官制度的核心問題。
 
我始終認為,正確節制權力的方式,是把權力拆解開來互相制衡,而不是把權力集中起來統一管收監督。例如「檢察官行政官化」把指令權、人事權及監督權都集中交付給法務部長,顯然會造成政治力介入個案的嚴重後果。
 
在我國實務的運作上,檢察官的權力是由四種價值取向的人所分別掌握,第一是代表「檢察官自治」的基層檢察官,第二是代表「檢察一體」的檢察長,第三是代表「檢察獨立」的檢察總長,第四是代表「民主問責」的法務部長。在檢察體系內部,是由基層檢察官與檢察長相互制衡。檢察體系外部,則是由檢察總長和法務部長相互制衡。
 
這四者在訴訟法、組織法、身分法、人事權上,各自擁有一定的權力。如果制度設計得當,就可以讓這四者盡量平衡,做到妥善的相互制衡。既可以讓檢察官的權力受到適當節制,也可以避免某一方的坐大而產生危害。
 
在我的觀點,檢察長的特殊性在於具有指令權,是用來制衡檢察官的。而檢察官會議、票選主任原則、檢察官要求書面指令等機制,則是檢察官用來制衡檢察長的。「檢察長」既然是一種特殊的檢察官,因制衡檢察官而存在,就不是專為偵辦個案而存在。所以檢察長可以辦案,也可以不辦案。
 
尤其,檢察長辦不辦案,或許也應該考量該地檢署之業務規模、分工狀況,以及檢察長之主觀意願等,似不可一概而論。何況,倘若檢察長原本就已經致力於案件之指揮、監督與協助,且盡心盡力辦理檢察行政業務,若能以此贏得檢察官之崇敬,已經甚為可貴。若該檢察長尚有餘裕,願意承辦案件自值讚許,縱然不辦,亦無由指責。此次雄檢決議,因我對於雄檢實務情況不明瞭,不敢妄斷。但希望檢察機關上下一心,團結辦案,共同營造檢察官專業形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林達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