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薩迪那的心事】 ​有一種毛病叫做藉口太多

1407
出版時間:2017/09/03 00:04
有些年輕人從小沉溺在網路世界裡,長久下來,找不到人生目標。圖為示意圖與本文無關。資料照片
有些年輕人從小沉溺在網路世界裡,長久下來,找不到人生目標。圖為示意圖與本文無關。資料照片

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西)

兩周前我的小孩開學,小學老師在返校日跟學生及家長們解釋了學校要開始幫小孩培養七個好習慣: 一、積極主動的態度;二、做事有計劃有目標;三、安排優先順序;四、以利己利人為出發點(選擇合作而非競爭); 五、溝通前先傾聽與同理;六、從多元中尋求協同效應;七、注重身體與心靈的保健及成長。這些概念,是來自一本名為『高效率人士的七個好習慣》的書,書的作者史蒂芬克衛( Stephen Covey) 曾被《時代》雜誌封為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前二十五人之一。

當我聽著老師計劃如何在每天的學校作息中指導學生落實這些好習慣時,我一方面為我小孩感到慶幸,一方面也聯想到我有一些輔導的對象,他們正缺乏這些習慣。而且過去這幾年來,我接觸到越來越多這樣的年輕人。這些年輕人有一些共同點: 他們好高騖遠,想以最少的付出獲得最多的利益。他們沉溺在網路世界裡 (虛擬遊戲,YouTube,各式媒體),每天可以花上超過十小時以上在電腦前做這些跟工作及學習無關,但對他們而言是最重要的事。

他們晨昏顛到,不照顧自己的飲食,不願運動,不願上學,不願工作。他們沒有朋友,也懶得交朋友,因為不願配合別人或不懂得為別人著想。他們聰明反應快口才好,很愛辯論,對每件不願做的事都有許多似是而非的藉口。他們必須用藉口來武裝自己,逃避內心的空虛及自卑。

他們的缺乏動機,來自於自我放縱的心態;這和因為憂鬱症而造成的缺乏動機不同。所以,輔導這些年輕人最具挑戰的地方,是他們自己不覺得需要改變他們的行為。如果家長督促他們,會被怪罪為「囉嗦」「古板」「不了解他們的需要」。為了不要掉入他們強詞奪理的圈套,我總是用問話的方式,讓他們設定自己的行為目標。

比如說,有個大學生說,他每天只要是醒著的時間都在電腦上玩遊戲看視頻,是因為他找不到人生目標。「但是你那麼忙著活在虛擬世界的遊戲哩,或是忙著在YouTube 追蹤著別人的生活,要用甚麼時間來探索及創造自己的人生呢?」他想一想後說,他也知道其實是因為父母讓他倚靠,他不愁吃穿,所以不覺得有努力工作賺錢的需要。如果哪天必須自己養自己了,他在努力也不遲,就算打勞力工也成。「如果真是那樣,你必須作息正常,賺每小時十幾元的工資,聽命於一個可能沒你聰明的上司,你受的了嗎?你要不要試試證明給我看?不難,選一件你願意每天做的家事,看你能不能持之以恆。」
 
這個年輕人,跟我輔導的許多大學生一樣,父母是從台灣或中國來的移民,有著升學主義至上的觀念,不太要求小孩在生活起居上負責。小孩學會了應付考試,但不太思考自己要甚麼,等拿了學位出了校園,就開始應付人生。

這個被我挑戰的年輕人,過了一個禮拜後,說他有每天洗碗,但是覺得很無聊,不懂讓他每天洗碗能學到甚麼?我跟他說,這是在訓練他的工作態度。如果每天花十分鐘做一件看起來微不足道的事,他仍能把它做到最好而不敷衍了事,甚至能持之以恆,他才能證明給他自己看,他有獨自生存的能力。否則,只會耍嘴皮子,再聰明,沒有行動力,一切都是空談。

反觀這次世大運,台灣的選手們一在的讓大家看到他們發自內心的追求卓越的意志力與堅毅度,不畏艱難,奮鬥不懈,和這些放縱自我的年輕人成了強烈的對比。運動員的精神,著重在「過程論」中一絲一毫的努力,有著 "我盡力嘗試再說" 的態度。自我放縱的年輕人,有著「結果論」的心態,總愛說,「反正我試了也不一定能成功,幹嘛浪費力氣」,最後變成一事無成。

我還常聽到的一種藉口是,「那些運動員明星成功者,是因為它們很幸運從小就知道它們的目標是什麼。我不知道我能對甚麼有熱情,我沒那麼幸運。」  人生的目標和對事物的熱情,都不是能空想出來的,而是從實際行為不斷嘗試甚至碰壁而領悟出來的。對於我輔導的年輕人,我會對他們挑戰:「在你跟我說完每一個為什麼不能的藉口之後,也必須跟我說一個為什麼你應該可以做到的原因」。萬事起頭難,做就對了!

升學主義至上讓台灣很多家長只重小孩成績,不讓小孩做家事。美國小學則早早培養學生包括積極主動的態度等七個好習慣。張馨方攝
升學主義至上讓台灣很多家長只重小孩成績,不讓小孩做家事。美國小學則早早培養學生包括積極主動的態度等七個好習慣。張馨方攝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