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專欄:​到底是有沒有那個「有」?

出版時間:2017/09/17 00:00

高中國文課綱的「文白之爭」看來已告一段落。表面上文言文派似乎守住了%數底線,但在本次論爭中,他們也受創頗深,被視為食古不化、偶像崇拜的「文言控」、「古文宅」,自己一群人玩得很快樂,但多數百姓都不清楚他們到底是在爽什麼。

但在台灣真有一票人看得懂文言文,也會用文言文工作。這些人主要集中在高教學術界,而非本次爭議的中學教育階段,因此他們對此次文白論爭的參與度不高。當然,這種冷漠態度,也可能是因為這些人知道,要處理真正的文言文或古文,可不是高中時上幾篇不痛不癢的呻吟文章就能成事。

要說明這點,不如就來講一個關於「有沒有那個有」的故事,看完這故事之後若不會想嘔吐,那麼恭喜你,你可是萬中取一的「練古奇才」。是練古,不是練蠱。雖然兩個好像差不多。

1993年,在中國湖北的戰國中期楚墳中,挖出了數量驚人的一套竹簡,之後被稱為「郭店楚墓竹簡」。這些竹簡是儒家和道家經典,有些更是過去未見過的篇章,而其餘儒道家經典,也和當今流傳的各版本有差別,其中的某些差異更可能造成儒道家的理論反轉。

在編號為「老子甲」篇的第三十七號簡上,有一句很類似今日《老子》(道德經)的話,若用現代漢字來表達,是「天下之勿生於又生於亡」,這可對應到今日版本的「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

好的,問題來了。

在秦始皇滅六國之前,中國,或說是「中土」大地上。存在多種語言和形態各異的文字,雖然有一些經典可以促成這些語言和文字的彼此理解,但就算是一國一地之中,對於文字與文法的使用也很「隨性」。

有多隨性呢?古文常用的「之」這個字,在郭店竹簡中,就有十幾種不同的形態,這可能是因為不同抄寫員所造成的。每個會寫字的人,寫出來的「之」字都不一樣,甚至自己寫的字,前後隔幾行就長得不一樣,那對於閱讀者來說,也只有一句當代俗語能表達心情:「啊不就好棒棒?」

語言、文字都不穩定,那這些「文言文」解讀起來,就非常困難。偏偏這套竹簡又是離孔子、老子時期最近的實體文本,可能只差這些人一百年到兩百年,其抄寫者的老師,說不定還親眼見過這些「大德」。因此這些竹簡所記載的內容,或許是「最正宗」、「最原版」、「最純」、「不純砍頭」的儒道經典,可以用來解決之後的版本問題。

像今日版本的老子有段話是「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歷來對於到底哪邊好笑,一直有解釋上的困難,但郭店竹簡出來後,似乎有答案了。有學者主張,竹簡裡的那句話是「大疑之」,不是笑,而「笑」和「疑」的古字(簡本字體為上艸下犬)很像,可能是在某個時期抄錯了。若是「大疑之」,那整段話就比較好理解。

回到那個「天下之勿生於又生於亡」,如果改以通假字表達,那麼這段話會變成「天下之物生於有,生於無」,和今本的「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主要差在一個「有」字。

這會有什麼影響呢?影響可大了。今日版本的說法是,萬物都是來自於某個存在或存在性質,而這存在或性質又來自於「無」這個終極狀態。但如果依竹簡的句子,萬物可以是來自於「有」這個性質,也可來自於「無」這個性質。

探討有、無、存在等概念的,是形上學領域,老子是以其形上學的特有見解聞名(你總聽過「道可道非常道」吧?),如果在這個領域中,比較古老版本的老子說法是「萬物可來自於有,也可來自於無」,那事情就大條了,會大幅改變老子形上學理論的風貌。

因此有學者主張,這一段是抄寫者漏字了,理由呢,就是少了一個「有」,境界就沒那麼高,不合於其他部分的理論,這種對句也不合當時常見的文法。而且古人抄錯或漏抄是很常有的事,這條竹簡前後也有不少漏抄的部分。此外也有人主張,古人在寫兩個疊字的時候,後面一字常會用「、」來替代(「生於有有生於無」會寫成「生於有、生於無」),這個點可能因為時間久消失了。

但反對這種說法的學者也不少。他們認為「境界沒那麼高」、「不合其他部分理論的說法」都是今人的腦補,沒有證據,說不定原始老子就是沒有嚴謹的系統,硬去加上一個「有」字,反而破壞了原貌。若說那個點消失了,但原竹簡看來也沒放進一個點的空間。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學術研究就是東西長怎樣,那就該怎樣。

這個爭議到目前還沒有真正解決(真要解決,說不定也只能坐時光機去問老子本人了),然而這只是郭店竹簡數十個爭議之一,學者們為了這個最古老的儒道文本到底是在說啥而戰翻天,有時還到了真正動怒的程度。

那我為什麼要談這個故事呢?參戰的學者都是懂文言文,也用文言文研究,甚至看的就是真正的古字和古簡。鬧到最後,結論往往都是「我們也不太確定」。

回頭看看現在「文白之爭」裡的「文言控」、「古文宅」,他們對於古文價值與意義,卻是有十足把握的樣子,這不免讓人膽顫心驚。別以為郭店竹簡離高中課本很遠,多數台灣人在學校讀的第一篇文言文課文,是「學而時習之」,而郭店竹簡也有儒家篇章,其立論也和儒家經典當前版本有些不同。

所以呢?如果老子研究者正因為「到底有沒有那個有」而頭痛時,今人又是怎麼確定「學而時習之」的意思,然後還教給下一代的小朋友?

我不是說確定意義前就不能教,而是該盡量告知學子各種可能的意思,這就會讓文言文或經典教育出現重大困難,因為中學教師缺乏相關知識與能力去涵蓋這些意義層面。

像是「自行束脩以上」,這你聽過吧?什麼意思呢?真的是拿一捆肉乾嗎?孔子會是這麼物質主義的人嗎?你要不要去超市看一下整條的肉乾多貴?古代的那種畜牧產能,平民百姓買得起肉乾嗎?如果窮人買不起,算有教無類嗎?那段原文到底講得是啥意思?

多想三分鐘,你會發現懂文言文的人根本沒那麼多,卻還是有人打算強迫小朋友學一大堆。我想,孔子和老子本人,應該也會對此感到相當緊張。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人渣文本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