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薩迪那的心事】性騷擾比比皆是

1779
出版時間:2017/10/15 00:08
愈來愈多女星揭露曾遭好萊塢金牌製片哈維韋斯坦以各種方式性騷擾,資深心理師提醒,若曾經或正被位高權位的人性騷擾,一定要記得:錯的是侵犯你的人,不要怪罪自己。翻攝naver
愈來愈多女星揭露曾遭好萊塢金牌製片哈維韋斯坦以各種方式性騷擾,資深心理師提醒,若曾經或正被位高權位的人性騷擾,一定要記得:錯的是侵犯你的人,不要怪罪自己。翻攝naver

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西)

最近Hollywood的知名製片人哈維韋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許多女星控告性騷擾和性侵犯,造成軒然大波。悲哀的是,聽到這類的事情,我已經不覺得有甚麼稀奇了。有權位者利用自己的優勢把自己的性需求強加在弱勢者身上,用言語或行為騷擾或侵犯,比比皆是,包括公民營公司高階主管,學校師長,宗教團體領袖,運動員教練,童軍營督導等等都曾因此上過新聞。

常常,當這一類的新聞出來,大家會驚愕於受害者數目之多,以及加害者的膽大妄為。然後,矛頭會指向受害者: 「為什麼要等事情過了這麼久才說? 或是根本不站出來? 」 或是在聽完受害者的敘述後,怪罪受害者: 「怎麼那麼笨? 」「怎麼不會反抗?」 「你會不會太小題大作?」「誰叫你讓他覺得你對他有意思?」。正是這些二度傷害的言論,讓許多受害者選擇保持沉默。

比如說,知名印度女演員和製片人普納亞格納森(Poorna Jagannathan)坦承,她九歲時就被性侵,青春期後她每天坐公車都會有不同人的鹹豬手對她上下其手,她也都只能習以為常不能反抗,因為當地的文化就是如此物化女性,要站出來對抗整個社會,有太大的代價。她說: 「我選擇沉默,只會背叛了我自己。但是我要是為了被性侵而挺身而出,我會必須面對所在乎的親人們對我的背叛」。因為她知道他們不會站在她這邊。 

聽那些控訴者對韋斯坦言行舉止的描述,讓我想到我的經驗。

半年前有位電影製片到我辦公室找我,說想要借助我的專業,為他想要拍的故事主角的心理狀態提供相關資訊。第一次會議後,這製片人說我給的意見很有幫助,他想邀請我和另一位編劇一起和他繼續研發這個故事,但是發展故事的過程中所花的時間精力是不會有酬勞的,要等故事出來,找到投資者願意買劇本,才會有酬勞。「但是要是能有你的幫助,一定會變成很好的劇本的,不會花你太多時間,」聽他這麼說,我也不好拒絕。 於是第二次的會議約在洛杉磯市中心的一家義大利餐廳,他說這樣我和那編劇都不用開太遠。

但是編劇沒有出現。午餐時這位製片表現得像個彬彬有禮的紳士,解釋電影製片的流程,還有他自己創業的經歷等等。餐後他說:我知道你要趕回去上班,但是我的公寓其實就在餐廳這大樓的閣樓,我們可不可以上去一下,我想拿一些影片給你。你也可以看看這棟古蹟大樓。那時的我,對他沒有戒心,也不覺得必須對他有戒心,畢竟他都能當我爸了。但是,常常性騷擾及性侵犯都是因為當事人沒有戒心而發生的。我比較幸運,當天去他的公寓沒有發生什麼事,要不然以他的大塊頭,我是抵抗不了的。

開始對他有戒心,是他會以討論劇本為由要找我聊天,但是他那方面的劇本一直沒有進展。我開始有些直覺的不舒服,因為覺得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是他講話的方式總讓我不知該怎麼拒絕,一方面讓我懷疑是不是我多想,一方面又覺得像循序漸進地被引到他有意無意的陷阱裡。每次拒絕他的邀約,他都會有許多的討價還價,他的遣辭用句還會讓我有罪惡感,所以在第三次開會後,我就很斬釘截鐵地說我要退出這個計畫,有點不歡而散。但是我從頭到尾沒有拿一分酬勞,所以能理直氣壯。

把這樣的經驗寫出來,是想讓年輕讀者看到,有些人非常的善於操弄別人的行為和情緒。而女性多被教導成必須友善順從,更是容易被有高權位的有心人操弄。即使我是個資深的心理師,都不免會受到被操弄的困擾。在這例子中,還好我不靠電影工作吃飯,所以我不怕得罪製作人。但是如果是演員,他們的工作機會和演藝生涯是會被製作人的權力綁架的,被霸凌或騷擾時,很多時候會覺得只能接受或忍耐。

如果你曾經或是正有著被高權位的人性騷擾的經驗,請一定要找個你能信任的人或專業諮商師把壓抑在心裡的情緒說出來,不要悶在心裡。如果有人在應對進退中讓你覺得不舒服,又不一定講得出是哪裡不對勁,請相信你的直覺,不要輕易順從對方的要求。如果你被性侵犯,請記得,錯的人是侵犯你的人,不要怪罪自己。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