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芳玉專欄:我們都需要情緒急救,為情緒止血

出版時間:2017/10/31 00:08

賴芳玉/律師

我們都在追求安定的人生,恐懼下一秒的人生就是天翻地覆,例如突然的意外及重病,所以我們總費心研究安全環境,也討論如何養生,但還有一個最容易忽略的因素,就是情緒。

美國心理學家蓋伊溫奇(Guy Winch)在演講提到,我們心理承受的傷害比身體多,但我們只關注身體健康,卻忽略心理健康,如孤獨、失敗、被拒絕及反覆憂心,而長期忽略的結果會讓情況惡化,帶給生活重大影響。

蓋伊溫奇情緒急救的論點,恰好可以說明日前台灣校園內因分手造成1死3傷的事件。現代婦女基金會自2008年起即倡議恐怖情人的預防,而第一名的暴力與情殺原因就是「對方提出分手」,高居其中65.15%。因而在2015年推動修正實施《家庭暴力防治法》,增列滿16歲、曾經或現在有親密關係未同居伴侶納入法案,並在校園推動「開心談戀愛,理性談分手」的情感教育。

但我覺得「恐怖情人」這4個字,在法案與政策已納入後,或許可以重新用另一個角度詮釋,那就是「情緒急症」。因為恐怖的不是情人,而是因創傷造成的情緒失控。             
在我所承辦分手案件時,發現分手讓人感到失敗,覺得自己的價值全然被拒絕、被否定,而且自己和伴侶及因他所連結的關係與家庭瞬間斷裂,那種非自主性的斷裂,造成自己失去與他人連結的能力,浸漬於孤獨與恐慌中,無論旁人如何試圖走進,他們都執著在原地打轉,不斷反覆問:「為什麼他會這樣?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做的還不夠多嗎?」「我可以做甚麼才可以挽回這一切?」「難道他說分就分嗎?他憑甚麼?」

這些創傷帶來的情緒急症,走在所有理性之前,正常狀況下對愛的理解、人生選擇、風險評估、利害關係的分析及法律、責任承擔等,都宛如失速列車上窗外模糊不清的光景。我必須用盡力氣,找其他心理專業人士共同停止當事者這班失速列車,並祈禱著在煞車前千萬別翻車。

情緒急症並不因年齡、學經歷就能免疫多少。曾為知名保險律師劉北元,縱使是勝利組的人生,且已是42歲豐富閱歷,他依然逃不開情緒急症。2007年他因女友提出分手受到打擊,竟在談判時當街手刃女友。2014年假釋出獄後,他積極擔任志工,帶著愛與信仰,鼓勵更生人悔改人生。

記得某日,我與一些夥伴南下參加會議時,剛好與北元相鄰,由於自己向來較關注被害者及暴力防治議題,總不斷思考究竟還有哪一個漏洞沒有補上,我們到底還可以做甚麼?終忍不住冒昧詢問北元,「若回到07年犯下重案的那一天,甚麼狀況可以阻止你?」北元愣了一下,「案發前二周,我意識到情緒快垮了,曾自行到醫院急診2次,但案發前1個小時,我警覺情緒再度危急,我試圖求助,但可惜無法聯絡上醫生和心理師……。」我非常感謝北元願意分享那刻的脆弱,讓我開始思考情緒急症的問題,也體悟一場悲劇中,局中的人看似對立,實際都是求助者。                   

情緒急症來臨時,每個人反應都不同,但都會幹下不少蠢事,差別只在於那些蠢事是否無可彌補。但為避免情緒急症一秒之間改變原有人生,我們能做的惟有如蓋伊溫奇所說的,平日就應關注情緒保健與急救。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賴芳玉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