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專欄:​鞭刑與虹膜與神

出版時間:2017/11/19 00:02

台灣最近有著一堆立法爭議。雖然政府高層想要猛攻的是一例一休,但民間有新增鞭刑的主張,部分立委也有虹膜辨視強制入身分證的提案。後兩案就現實角度來說,一個在學理上難以成案,另一個已暫先撤案,但透過這些案子,我們還是可以思考,對於台灣人來說的「先進社會」或「能協助成員追求卓越的手段」,到底指的是什麼。

受過法學訓練或是擁有相關知識的人們,多半都清楚法律只是手段,不會是終極目標本身,因此將法律系統視為萬能天神,可以成為一切人類事物的最終解答的想法,其實是非常愚蠢也危險的。

但顯然人「一忙」或「一急」,就會忘了這點。碰到酒駕問題難以解決,就大腳一踢給司法系統,如果舊有法律還是不能解決酒駕問題,那就幫忙加個新方法。今天加鞭刑,明天也可以加凌遲,下週可以加水刑或火刑。

反正司法系統目前解決不了,只代表他們「遜」、「不懂」、「沒用」,我們這種路人甲乙丙丁就都可以提意見,法律人照做就對了。司法系統以外的人,人人都是「受害者親友」,都可以因為「心情無法平復」而提出具有「法律強制力」的意見。

真的是這樣嗎?司法系統中的人,難道就不會也是「受害者」嗎?各級機關定出的問題法律與行政命令,造成司法系統消化不良,這責任要怎麼算?選出這些立法者的選民嗎?

而且,對於酒駕,所以這個社會的其他專業領域都沒責任?賣酒的沒責任?勸酒的沒責任?明知某人可能酒駕而不攔阻的,就沒責任?

司法系統只是最後一個環節,在「問題行動」開始之前,從遠因到近因,從動機到手段,人類社會都有很多攔阻的機會,絕大多數都會連帶產生真實的道德責任,怎麼一再出事時,卻只會想到現有法律無用,不如加個鞭刑?那要不要把賣酒勸酒的都抓來打?

你又怎麼知道鞭刑有用?因為你會怕?那你會酒駕嗎?你如果不酒駕,那你怕鞭刑,又有什麼意義?酒駕的人怕鞭刑嗎?應該會?你怎麼知道?

「懲罰他穿中華民國國旗裝一個月」也說不定能讓支持台獨的酒駕者不敢再犯,但對支持中華民國的人,有差嗎?

再來看虹膜辨視強制入身分證的問題。這個提案目前已經打住,討論也轉往政治獻金的方向,但我們還是可以拉回一個最基本的概念層次,就是民進黨的民代為什麼會覺得提這種案子「沒差」,甚至「很好」。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價值觀,越核心的部分越堅實,各個價值主張之間有著強烈的連結,而越外側的部分則較不穩定,可有可無,有時連結延伸的太遠,還是會有彼此矛盾的狀況,像是「認同健康飲食原則」與「認為每天吃點甜的是對辛苦勞動的自己的合理慰勞」。

價值核心部分不應出現這種矛盾,不然自我認同就會出現危機。一些民進黨的立委在完全沒意識到這種核心價值矛盾的狀況下,就提出了「虹膜辨視入身分證」這種對抗於其自由主義理念的政策,這就是奇怪的地方。

不論現在的民進黨走什麼路數,他們賣的外在形象不是社群主義式的,而是自由主義式的,講基本人權,談追求平權,保障個人自由的進步理念。如果對於這種形象有認知,就算是「演」的,也會很清楚「虹膜辨視入身分證」這事情和這種形象的直接矛盾。

那為什麼沒意識到這種問題的嚴重性呢?因為如坊間所傳,是因為政治獻金的「錢」遮眼嗎?我認為沒這麼簡單。如果真是「錢」遮眼,那反而會更想蓋掉這種「狗尾巴」才是。會這麼帥氣的提出法案,是因為根本沒意識到這有對抗於核心理念的問題,甚至認為虹膜辨視很「潮」,很「進步」,符合自身的原有核心價值主張。

這代表其對於自身價值理念的檢視是不足的,雖然一直在「賣」這種形象,但不清楚這個形象的真正意涵。別以為這是特例,我之所以不特別提人名,正是因為之前也有賣進步形象的民代,一臉無所謂的提出「台版網路長城」的提案,被罵而撤案後,還是一臉悻悻然,覺得自己被誤解。

人民沒概念,不懂,把責任推給別人。民代也沒概念,不懂,也把責任推給別人。所以呢?這就出現一個很大的操作空間。

像一例一休,去年是「神意」力推,硬是要修特定的版本,今天又「神意」再起,硬是要再修一次。感覺是有「神」終於硬起來,要一肩扛,比起那些扛不住的傢伙,要像樣多了。但「神」又真的對自己的做法有概念嗎?這會不會又是一起「鞭刑」或「虹膜辨視入身分證」或「台版網路長城」?

和那些罵了會縮回去的百姓與民代相比,「神」帶來的問題,說不定更大些。那種「神」所指定的未來世界,真的是我們認同的「先進社會」或「能協助成員追求卓越的手段」嗎?

誰曾想過這個問題?或覺得思考這個問題,是別人的責任?你若沒認真想過這些問題,那誰又會幫你著想呢?都什麼年代了,你還相信有神會出面解決問題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人渣文本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