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伊朗革命對中國的啟示

1975
出版時間:2018/01/10 09:02
伊朗上月起爆發反政府示威,至少21人喪生,逾千人被捕。論者觀察,這場抗爭的肇因與中國有不少相似之處。翻攝CNN
伊朗上月起爆發反政府示威,至少21人喪生,逾千人被捕。論者觀察,這場抗爭的肇因與中國有不少相似之處。翻攝CNN

2018年1月1日,新的一年剛一開始,全世界就看到了大規模的民眾抗議,發生在伊朗。這場革命目前看來,似乎是被暫時鎮壓了下去。但是引起這場革命的深層原因還在,整個事件應當說還在進行中。回顧一下這場短暫的革命的過程,頗有一些讓我們聯想到中國的地方。

首先是信息封鎖的問題。根據媒體報導,其實早在去年的10月,伊朗革命的苗頭就已經出現,當時在局部地區已經發生了靜坐和遊行等示威活動,而導因,就是一些地區的銀行的倒閉,使得很多儲戶無法提領現金,甚至有銀行已經準備倒閉。金融恐慌逐漸蔓延開來,最終導致了年底爆發的全國範圍的抗議浪潮。換言之,這次伊朗革命的起因,表面上看是在於經濟問題,直接的導火索就是金融危機的出現。

既然危機早已經在醞釀,伊朗當局為甚麼沒有早點動手,拆除引線呢?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伊朗當局是世界上少數進行信息封鎖的大國,封鎖的結果對政權的穩定產生了反作用,那就是零星地區出現的社會動盪的跡象,因為封鎖的緣故,連中央政府自身都無法及時察覺,等到事態擴大,自然就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伊朗當局對此吸取教訓了嗎?顯然沒有。當抗議浪潮開始擴大之後,他們的第一個反應,還是繼續封鎖信息,防止擴散效應。這場革命,讓我們看到的是,對於極權國家來說,信息封鎖已經成為雙面刃,既可以用於維護穩定,卻也成了不穩定局勢擴大的原因之一。

其次是金融危機的問題。在伊朗這樣的尚未建立民主機制的國家,所謂自由市場經濟,即使在形式上存在,在實際運行中也被嚴重扭曲變形。任何一個自由市場經濟國家都會面臨金融危機的可能,但是在專制國家爆發的金融危機,往往會直接轉化為政治危機。在伊朗,就是如此。

伊朗革命衛隊直接掌控金融機構和銀行,這些國有銀行用高息吸引存款,同時將儲戶的存款投資到房地產,通過炒作房地產來彌補不良貸款造成的資金漏洞,但是這幾年來,伊朗房地產逐漸走向蕭條,直接的後果,就是銀行的貸款成為收不回的壞帳。這樣的消息一旦傳開,造成民眾紛紛到銀行擠兌,銀行就將面臨無法即時提供足夠的資金的窘境,而民眾把自己一生積攢的財富存入銀行,有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起社會恐慌。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這樣的經濟原因導致的恐慌,直接引發了這對政治體制的抗議。民眾高呼的口號不僅是保護自己的財產,更多的是「反獨裁,反神權」,要求恢復世俗的君主制,取代神權政治。之所以有這樣的轉換,道理也很簡單:金融危機一旦爆發,並不是瞬間就可以解決的,但是民眾的怨氣一旦被激發出來,確是要立即找到發洩的對象的。這個對象,除了政府,還能有什麼呢?在國家主導金融體制的國家,這更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從信息封鎖導致的雙面刃作用,到房地產崩盤引發金融危機,而金融危機又引發政治危機,這一切的發展邏輯,很難不會讓人聯想到今天的中國。伊朗的今天, 很有可能成為中國的明天。對於伊朗發生的抗議浪潮,中國的官方媒體諱莫如深,輕描淡寫,這種做法反映出的心態,證明了中共當局跟我,在這一點上,有著同樣的預期和判斷。

最後,發生在伊朗的事情也告訴我們一件事:專制制度下的國家,永遠充滿了不確定因素。你當然可以說,什麼也不會發生-這是有可能的。但是,同時,我們也必須承認另一種可能的存在,那就是:任何事情,都可能在任何時間發生。

而這,就是我對中國的未來不會絕望的根本原因。

關鍵字

王丹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