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川普是「規則的破壞者」嗎?

2256
出版時間:2018/01/24 10:18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周年,一些學術性專著針對這一年的「川普現象」提出理論的反思與探討,對美國民主制度發展的未來皆表憂慮。翻攝推特

這幾天美國的主流媒體,都在做川普上任一周年的報導。以川普與媒體的關係,不難想像,絕大部分的總結和評論都是極為負面的。當然,憑心而論,這一年來,川普的執政,也確實給外界的批評留下了不少口實。不過,媒體畢竟是媒體,所有的評論都不可能太深入,很容易被認為是帶有成見的宣泄。不過,在川普執政一周年之際,已經有一些學術性的專著出版,相比媒體的評論來說,有更多的理論上的反思和探討,是非常值得參考的。

新保守主義者,曾經為小布希總統撰寫演講稿的David Frum,曾經幫助小布希擬定了「邪惡軸心」這個詞 ,他也是《大西洋月刊》的專欄作家。2017年年底,他出版《Trumpocracy: The Corruption of the America Republic》一書。Trumpocracy這個新的名詞可以有各種不同的翻譯,我這裡姑且留給讀者自己決定,不過副標題更為重要,因為它揭示了Frum這本書對川普執政的總體評價,那就是:對美國的共和制度的腐蝕。

Frum認為,如果說最近一年美國的民主政治發展是患病的話,川普本人並不是病因,而是病發的症狀。也就是說,美國的共和制度本身出現了一些制度上的弊病,因為這些弊病的存在,才導致了川普的上台。

他把批評的矛頭主要指向川普背後的支持力量,尤其是共和黨,他認為共和黨對川普的不分是非的袒護,本身已經違背了該黨的價值基礎──共和精神。雖然是學者,Frum還是用了很重的話抨擊川普,說他是美國總統中最無恥的騙子,並呼籲美國人民不要讓川普主義腐蝕了自己的人格。

另外一本書也認為美國的民主制度出現了問題,川普的當選就是證明。這本書就是Steven Levitsky and Daniel Ziblatt合著的《How Democracies Die》(美國的民主是怎樣消亡的)。兩位作者是政治學者,比較注意從學術的角度進行分析。他們在書中提出的最主要的觀點,也是我認為非常深刻的剖析,就是把川普定義為「規則的破壞者」。

他們指出,美國民主制度的基礎是一些規則的存在,這些規則不一定都體現為制度,有的就是以約定俗成的方式存在,大家都不會去破壞,大家都主動遵守,因此才可以保證政治博弈的公平進行。例如相互寬容的態度,不同黨派之間,都應當有「對方是立法的對手而不是敵人」的觀念;再例如,對於當權者來說,有些權力你可以擁有,但是不一定要去使用。這些規則沒有制度規定,但是如果肆意破壞了這些規則,民主制度這場遊戲就沒有辦法玩下去了。

Steven Levitsky and Daniel Ziblatt在《民主是如何消亡的》一書中提出的另外一個觀點更值得我們注意。他們指出:有的時候,民主制度並不一定會消亡於暴力政變,而更可能是消亡於逐漸發生的向威權體制的傾斜。這種傾斜是逐漸發生的,因為在開始的階段不是那麼引人注意。有的時候,原有的民主體制的精英們可能會協助暴君的產生,因為他們相信自己能夠靠體制的力量約束被他們邀請掌握權力的野心家。

這當然是錯誤的幻覺,當年的德國就是這樣的例子。在他們看來,今天的川普政權,也有這樣的趨勢。共和黨推川普上台,並不是不知道川普的主張和做法,不要說與民主黨,就是與共和黨的主流價值,也存在相當大的分歧。但是他們認為可以通過國會或者其他建制性的力量約束川普。是否能夠成功,兩位作者相當懷疑,因而對美國的民主的未來相當憂慮。
  
川普執政一周年了,對他當然存在很大的爭議,但是,如果我們能夠脫離對川普本人的愛憎,把川普現象作為美國民主制度發展中的一個案例來對待,也許可以讓這一段歷史更有價值一些。

關鍵字

王丹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