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專欄:誰會想住你家隔壁?

出版時間:2018/01/29 09:00

台北南港某集合住宅的管委會,因為拒絕香港職業電競隊入住而鬧上媒體版面,如果短期內無法和平落幕,看似更會一路鬧進法院。部分住戶在爭議過程中直言職業電競隊員是「社會渣滓」,認為這些人出出入入,恐會讓房價下跌。
 
就這種言論看來,這些鄉親父老顯然是搞不太清楚狀況,把職業電競隊當成是網咖裡翹腳抽菸打電動的阿弟仔了。職業電競選手的生活與工作模式有點類似其他運動的職業選手,也像是操作精密儀器的工程師,若把他們當成無所事事的屁孩,那就像是把職業賽車手當成是「頭搖又尾擺」的飆車族,可笑到有點可悲了。
 
但話說回來,在當代社會中,我們很難住在相熟的親朋好友身邊,卻也希望至少能選擇和自己「程度差不多」的人來當鄰居,因此這些住戶們的主張雖是出於無知,不過是其在居住品質上求好、求安定的想法,倒是很普遍且自然的。
 
可是這種要求,也該有個合理的範圍吧?法律當然有其相關的規範,而我打算從倫理角度來談。在一般的狀況下,道德要求會比法律來得嚴苛,所以現有住戶理論上更能從道德面來建立一套要求新住戶的標準;不過,道德要求也得考量到一些現實條件。而在本個案中,這些現實條件卻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首先,雖然媒體多稱該集合住宅是「豪宅」,但依實價登錄網的交易價格來說,別說是台北東區,就算是在南港,其價格段也算是非常普通,就是一般民宅價,沒什麼特別。就市場機制來說,現有住戶也應該多是「普通人」。
 
既然都很普通,那住戶們用來要求職業電競隊的相關條件標準,像是出入時間、是否為善良百姓、會不會有其他訪客出入等等,是否也有用來要求現有住戶呢?如果沒有,那就是歧視了。
 
電競隊員雖然平日都在工作地點進行練習,正常上下班,但賽事期間的確可能「早出晚歸」。不過,依台灣人當下大量加班、輪班工作的特性,同棟其他住戶的作息,也不見得會更「穩定」吧?
 
其次,電競隊入住,要說會破壞房價或居住品質,那也是言過其實,因為他們是租的,租約到期就會搬走,若有影響,也很容易解決。但看到管委會的發言是「如此程度」,那倒是真有可能影響房價了,因為管委會就是擁有產權者,很可能會一直住在那。
 
這道理或許要由「凱子」的視角才能點破。我有些住在「真的豪宅」裡的凱子朋友,他們認為職業電競隊入住到是還好,因為這票人上頭還有老闆,有事可以找那老闆解決。許多豪宅實際上也只有外傭在住,大家也都處得很愉快(就算有事也可以找老闆)。
 
而住「豪宅」最怕的,是某些「老闆」的層次不夠,像是把豪宅當三合院來住,或生活習慣不佳,而把整棟樓搞得烏煙瘴氣;但因為產權是他的,趕不走,最後其惡行惡狀傳遍凱子圈,反而讓這棟樓的其他單位不好賣,造成房價下跌。
 
所以南港那棟集合住宅的房價如果今後真有什麼波動,電競隊造成的影響或許少一點,八成會是那些住戶的「決議」所造成的。該建案就在南港軟體園區不遠處,而在園區工作的人,可能就是該建案的主要買家,他們很清楚電競產業的現狀,又看到現有住戶多半是這種程度,那還會考慮買嗎?
 
從這點又可延伸看到一個多數人未察明的事實,就是這電競隊為何會租在此處。如果該地房價和南港其他地方差不多,那此處不留爺,也還有一堆留爺處吧?為何要選在這建案?
 
其實該電競隊會選擇住在那,是因為兩百公尺外,就是該隊所屬公司花三億打造的新電競大樓,也是他們真正「上班」的地方。有些居民誤以為電競隊租房子是天天要在房間吵鬧練習打電動,那也太小看人家公司的規模了。
 
許多人並不清楚電玩或電競產業,還用三十年前陰暗狹小的「電動間」或二十年前滿是菸味的「網咖」來比擬,那當然就會在價值天秤上放入錯誤的砝碼。這也不是說「人家今天發了」,就必須另眼看待、視若上賓,而是你要評價他人之前,先弄清楚他們是什麼貨色,是最起碼、也最基本的功夫吧?
 
多數評論者看這個案子,都是感嘆在國內職業電競選手才剛拿下世界冠軍的隔天,就傳出這種羞辱職業電競選手的案子,那要提升產業形象「還是漫漫長路」云云。但我認為這並不是單一領域的問題,而是台灣存在太多擁有資源的人,總愛不懂裝懂,拿著過期不知多久的資訊當聖旨。
 
選錯鄰居,頂多就是造成你自己居住上的困擾,但「社會賢達」們老是把別人當「社會渣滓」,恐怕就有教壞小孩、影響國家發展之嫌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人渣文本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