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芳玉專欄:台灣需要孤獨大臣嗎?

出版時間:2018/02/25 00:02

【芳法論】台灣需要孤獨大臣嗎?

賴芳玉/律師

據報導英國首相梅伊在2018年1月17日破天荒的任命一位「孤獨事務大臣」,專責處理孤寂問題。因為有研究報告指出英國有嚴重的孤獨問題,6000多萬人口中逾900萬人口經常感到孤寂(loneliness)。並有專家指出孤單帶來身心議題,認為「孤單對健康的危害已被證實比每天吸十五根菸還糟。」梅伊在聲明中提到希望孤獨事務大臣解決老人、看護者、失去至親者等族群所承受的孤獨。

台灣的孤單議題也形成社會現象嗎?

依內政部戶政司2016年統計,15歲以上未婚單身人口700多萬人,再加上離婚單身人口171萬多人、喪偶人口133萬多人,合計已超過1000萬人口單身,全台2357萬多人口數比,約43%單身人口,遠比英國的孤寂人口比率還高,不過單身不代表孤寂,即便在婚姻或家庭關係中仍有孤寂議題,台灣沒有統計孤寂的系統量表,因此暫時只能從單身人口推估孤單議題,然而孤單真的需要形成身心健康或長照議題的一環嗎?

美國精神科醫師Robert Waldinger是哈佛大學研究幸福長達75年研究報告的第四位主持人,他說研究報告指出孤寂(loneliness)是有害的,而任何一個時刻,每5個美國人中就有不止1個說自己孤寂,在人群中可能感到孤寂,在婚姻中也可能感到孤寂。他提到保持幸福與健康的關鍵就是維持良好、親密的人際關係。 

看來孤單確實不利於健康、快樂及幸福感。但為何孤單就會讓人感到恐懼?

我問近日書寫《情緒陰影》的諮商心理師許皓宜,她說:孤單與孤獨不同,孤單讓人感受形單影隻,就如同你一個人到餐廳吃飯,看到其他人結伴同行時,會覺得結伴或群體才形成力量,一個人是脆弱無力的。這也反映少年在學校群體關係中恐懼落單,而需要建立朋友圈的同盟關係,也是網路社群需要他人按讚支持尋求力量的集體心理。但孤獨是不同的,孤獨是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自在。

然而我們究竟該如何處理或提煉孤寂感?

她說:情緒是個人主觀經驗,這種主觀經驗包含個人感受、思想與行為,是一種心理與生理狀態的綜合體。我們總是從意識層面想像「情緒」,會以為情緒很難控制,但若能從無意識的概念深入情緒背後的脈絡,很快地就會發現負向情緒背後連結著我們內心世界的一處「陰影」,那個陰影暗藏我們還不夠了解自己的地方,我們可以找到它、提煉它,見了光,就變成一種對生命有價值的滋養,可以用更彈性的立場去擁抱各種不同的經驗與事件所要帶給我們的生命意義。

她認為如果真有孤獨大臣,那應該是引導我們學習孤獨,讓自身產生力量,在關係中學習滋養自我力量,而不是在關係中一味付出而犧牲自我的成長。她引用英國精神分析大師克萊恩(Melanie Klein)所說,「所謂的『孤獨』,是一種得不到永恆且完全整合的感覺。」並認為面對孤獨,我們所能做的,就是「認命」和「感恩」,這樣的孤獨是非常具有美感的。

這讓我想起莊子所說的:「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也就是知道人生中有很多的不如意,也能當作是命中注定且安然接受,這就是德性的最高境界。看來所有的道理都是殊途同歸的。

台灣需要孤獨大臣嗎?這或許是假議題,但這則新聞引導我們正視孤獨是生命的常態,我們都需要及早學習如何在關係中滋養自己,才能面對「一個人老後」的孤獨課題,長照政策不是只有生理醫療而已,也包括心理健康的發展需求。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賴芳玉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