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專欄:出來和蔣公裝熟的那些人

出版時間:2018/03/05 09:00

最近有蔣公棺柩被潑漆的爭議。當事人認為這是言論自由,但客觀來說,這也是毀損,該負責的部分也跑不了。事件發生後,也一如各方意料,出現了一票「蔣公黨」,就算蔣公和他們不熟,他們也跑出來和蔣公裝熟,並出言威脅潑漆當事人。
 
這也是一碼歸一碼,人家潑漆,自有他的法律和道德責任,你出來裝熟幫蔣公討公道,可不代表你就有這個資格討公道。而且隨口罵人,可能也是公然侮辱,最後大概是庭外和解,罰錢了事,還有些蔣公黨人是發出死亡威脅,或說是要性侵潑漆當事人,那就真的是「假會」,等著被法辦了。
 
有論者指出,這些人對蔣公不是理性看待,更非「曾蒙德澤」,會有這種激情反應,其實是「宗教信仰」,蔣公就是他們的神,所以這是宗教戰爭,無法化解的。
 
但這些「教徒」平常也沒去慈湖祭掃,中正紀念堂大概也沒去過幾次,去了大概也是去運動、看表演的,不是去拜拜;對於蔣公的三民主義嘛,也看不出有誰在具體宣傳,說不定現場考他們《育樂兩篇補述》,他們也講不出來到底是補了什麼。這哪算是信徒?
 
更別說是事件發生後,這些人雖然「鬼哭神嚎」,但也沒人出錢、出力去現場當巡守隊,比里長的動員力還弱。喔,據說是有人去啦,連老父老母,一共四個人。所以,依這票人的實體表現來看,真的不像是宗教。
 
那他們是什麼呢?我個人認為,他們就像新創圈那些愛裝熟的「合照黨」,以為在政治事件中趕快和蔣公裝個熟,出來嗆個幾句,自己就會變得尊爵不凡,是個人物了。
 
在新創圈的合照黨,是什麼聚會都來,什麼話題都硬聊,講來講去,每個人好像都是他的朋友,但若追問他到底創了什麼業,做了什麼實事,他又講不出個詳細。這種人總是硬要與名人合影,上傳臉書IG之後,就可以讓他屁上好一陣。但除了合照之外,整個人生就是一場空。
 
那「蔣公黨」呢?因為他們都在網路上開罵,我也大概查看了一下這些蔣公黨人的學經歷。雖然出身背景不見得相同,但看來多半是在時局下過得「不甚爽快」,失去往日權益的人們。但他們又不像「覺醒青年」有點學識和表達能力,於是只好當個蔣公黨人,趁著事件熱潮湊著出聲亂罵,逞兇鬥狠,看能不能展現點影響力。
 
但就事發幾天內的網路數據看來,他們沒啥影響力。我認為這才是本案最值得深思的一條線索,因為就「形式面」來看,潑漆事件的強度遠高於之前獨派團體對於銅像的抗爭,因為潑漆是針對蔣公「本人」,和之前的「分身」大不相同。
 
但在媒體「大做」,藍營政客也想辦法「做大」的狀況下,潑漆事件所引起的關注度仍非常低落,甚至可以用異常低落來形容,一個高速公路行車衝突嗆聲片就「超車」了。
 
若說綠營因為一系列的施政問題和內部爭議而聲望大降,那藍營理應可藉此案拉高聲勢。但事發三四天後,絕大多數的中間民眾仍對此事無感,甚至根本忘了這事。雖然深藍選民對此很狂熱,但光靠他們是選不贏的。
 
那為什麼蔣公都捨身了,卻還是沒票呢?這才是對藍營而言更關鍵的問題。蔣公黨人不懂,但藍營政客需要懂,找出解決之道,否則蔣公黨人在下半年的選舉期,鐵定會以相關議題來綁架藍營候選人。這議題操作過度,只會讓中間選票流失更多。
 
我認為中間選票之所以不太理會本事件,在於蔣公黨人對老蔣的論述太單薄,都是一面倒的好,沒有真正的批判思考。要獲得第三方或中立者的肯定與尊重,當然就是講道理、說真話;若你支持老蔣,那就客觀評價他的功過到底是「七三開」「三七開」還是「五五開」。但這些蔣公黨人一向都主張老蔣功過是「十零開」,那誰會理你呀?
 
不過依藍營人士現有的智識能力,要理性探討兩蔣功過,或許還是困難了一點,那推動兩蔣「入土為安」,大概是眼下最好的解決方案。因為你把他們扔在桃園的山裡,又沒人想去管理,總是很容易被人做文章。讓家屬自行決定如何遷葬,把官方業務轉為宗族祭祀,至少可以避免「國營宗教」「政教不分立」的批評。若家屬低調遷葬後,還有人去鬧場,說不定還能獲得較多的同情與支持。
 
我個人認為潑漆到棺上的手法是有點過頭,但走激進路線的團體,就是會採用各種極限手段來表達,若是看大格局來解決問題的人,就該考量到這種層面的衝突,並且採行比「以牙還牙」更有效的解決方案。
 
別忘了,潑漆團體大概一如過往,沒辦法在選舉中拿下什麼席次或位置,但真正有席次和位置的政黨,卻也只會用同樣的激情來回應,那也難有啥搞頭了。在民主政治之下,重點一直都不是兩端,而是中間的人怎麼想。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人渣文本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