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薩迪那的心事】用教育(而非槍枝)武裝我們的安全

687
出版時間:2018/03/07 09:25
上月美國佛州高中槍擊事件造成17人罹難,引發社會再次討論是否進行槍枝管制,以及如何預防更多的校園槍擊事件發生。圖為上月案發後數以千計的學生罷課遊行,要求議員立法加強槍枝管制。法新社
上月美國佛州高中槍擊事件造成17人罹難,引發社會再次討論是否進行槍枝管制,以及如何預防更多的校園槍擊事件發生。圖為上月案發後數以千計的學生罷課遊行,要求議員立法加強槍枝管制。法新社

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西)
  
自從上個月佛羅里達州一所高中發生17人罹難的槍擊事件後,美國的新聞媒體幾乎每天都有關於槍枝管制的辯論,以及如何預防更多的校園槍擊事件發生。這些新聞的漣漪,也開始出現在我工作室裡。越來越多的父母,表達對他們孩子的安危的焦慮,或是不知道該如何和小孩討論該如何看待這社會的殘酷面。
 
跟據CNN在3月2日的報導,2018年才剛過了9周,在美國就已有12起輕重不等的校園槍擊事件。近幾年來,每次有重大校園槍殺事件,總是會有兩派言論馬上浮上檯面。受害者的家人會悲痛地再次呼籲國會訂定嚴格的槍枝管制條例,而反對槍管的人會直接把問題兩極化,強調犯案者應是有嚴重精神疾病的人,只要不要賣槍給有精神疾病紀錄的人就好了。
 
但是,一如以往,心理學家們會再次出面澄清,只有極少數的暴力案件的罪犯是被診斷有精神疾病的。

比如說,一個2015年的研究報告指出,美國在2001年到2010年間,只有低於百分之五的槍殺案件的罪犯是有精神疾病的診斷的。另外,美國心理學會在2016年出版的 《槍擊暴力與心理疾病》一書也指出,精神疾病患者從事的槍擊屠殺只佔美國每年的槍殺案件的百分之一。

美國心理學會的執行長艾文思(Arthur C Evans Jr.)接受CNN 的記者訪問時指出,「科學研究已指出,對於未來暴力犯罪最有效的預測,是一個人過去有無從事暴力行為的歷史,而非有無精神疾病的診斷。”」輕率地把犯罪暴力事件歸罪於精神疾病,只會讓大眾對接受心理衛生議題有更多的誤解與歧視,在需要接受心理輔導時怯步。

槍管的議題還爭議不下,川普卻又丟出一個更離譜的建議,說保護校園安全的策略是讓教師配槍進學校,這又引起教育界的喧然大波,反對聲浪不斷。比如說,教師們已經夠辛苦,他們的焦點應該是放在如何啟發學生對學習的興趣及良好行為的培養,不應該再多擔起接受如執法人員般的用槍訓練及責任。再者,如果有校園槍擊事件,執法人員進入校園,要如何能快速地分辨誰是罪犯誰是教師呢?誰又能擔保教師在要用槍對抗罪犯時不會誤傷學生呢?

校園安全的加強,需要的不是更多槍枝的武裝以暴制暴,而是更多的教育。在眾多提倡校園安全的方案中,我最同意的是校園內應有更多的心理輔導師,廣泛提供心理健康教育。

近十年來中學生大學生普遍有壓力越來越大的趨勢,但是抗壓力卻越來越小,同時也因為網路的發達,學生也越來越不會處理面對面的人際溝通及情緒處理。心理健康教育的廣泛提倡及應用,能培養學生增進同理心,幫學生提早認知到自己的想法如何影響情緒及行為,並學習用建設性的溝通方式表達意見,避免因偏激的想法產生訴諸暴力的解決方式。
 
心理健康教育的全面化,也能幫助老師,家長,和學生們提高對憂鬱症及焦慮症等常見議題的敏感度,提早對需要幫助的個人給予適時的關切。如果一個學生,成績突然下滑,開始不去上課,有失眠問題,脾氣變得暴躁,或是突然變安靜不愛說話,不願和人交流,這些都是需要關切的行為指標。

那麼,如果學生的焦慮是來自於最近的校園槍擊事件,我們又該如何處理呢?做師長的我們,可以誠實的分享我們也會有類似的不安,或是對未知的恐懼,但是社會上的善還是多於惡,並且每個學校每個老師都致力於保護學生的安全,只要我們從自己做起,多關懷身邊的人,暴力就少了一些機會。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