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台灣應當送一本廖亦武的書給梵蒂岡

2907
出版時間:2018/03/07 09:00
義大利媒體日前報導,我歐洲唯一邦交國梵蒂岡已和中國達成共識,將在3月簽署主教任命協議。翻攝《天主教世界報導》
義大利媒體日前報導,我歐洲唯一邦交國梵蒂岡已和中國達成共識,將在3月簽署主教任命協議。翻攝《天主教世界報導》

2018年台灣在外交上最大的警訊,應當就是最近中國和梵蒂岡教廷的互動。不同的媒體都已經報導,梵蒂岡最近向中國讓步,同意承認7名由中國當局任命的主教。眾所週知,主教任命權歷來是中國在和梵蒂岡談判建交的過程中最大的障礙,現在教廷願意讓步,被視為雙方關係的歷史性的突破,其代表的訊號也十分清晰:梵蒂岡,即將跟中國建交。而對於台灣來說,當然那就是即將失去一個重要的邦交國。
 
關於台灣的邦交國的問題,一直存在爭議,越來越多的人認為那些只是為了錢而跟台灣建交的小國,少掉一些沒有什麼。筆者也同意這個看法。不過,梵蒂岡對於台灣的意義卻非同尋常,這是公認的事實,不需我多加解釋,因此,一旦梵蒂岡與台灣斷交,對於台灣的國際空間來說,確實是一個沈重的打擊。所以,不管外界傳言如何,不到最後一分鐘,台灣還是不能放棄一切努力,阻止梵蒂岡與中共建交,而這個努力中的很重要的一部分,應當是切實向教廷說明中共的宗教政策以及中國所謂「宗教自由」的欺騙性;以及在中共建政以後的歷史中,那些駭人聽聞的宗教迫害。
 
也許,台灣駐梵蒂岡大使,應當送一本中國流亡德國的著名作家廖亦武的書給梵蒂岡那些主張與中國緩和關係的主教們參考。
 
2011年,廖亦武在香港的明鏡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書,叫做《上帝是紅色的》。一如廖亦武的一貫風格,這是一本底層訪談錄,不過這本訪談錄有一個集中的主題和訪談對象,那就是中國底層社會的基督徒以及他們為了自己的信仰,在中共的暴政下付出的慘痛代價。關於傳教士和傳教活動對於中國近代化的影響,學界有很多的研究成果,但是如此深入的田野調查,如此鮮活的對當事人的直接採訪,並不是特別多。而正因為如此,這本書才彌足珍貴,因為它讓我們看到了中共對基督教的仇恨到了什麼程度。
 
廖亦武訪談的地點是在雲南,這裡早在19世紀,就有歐美傳教士前來傳教,在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在雲南的苗族、彝族、白族等民族居住的地區,教會已經擁有了大量的教徒。中共接掌政權之後不到兩年,就開始大規模的驅逐西方傳教士的行動,對於中國的信眾,尤其是其中的牧師和長老,則當作「階級敵人」進行殘酷的鎮壓。
 
通過信道者王子勝的回憶我們知道,雲南境內最著名的基督教長老,王子勝的父親王志明牧師,在50年代初期還被當作中共的統戰對象,擔任過地方的政協委員。但是「文革」一開始就受到打擊,因為拒絕放棄基督教信仰而被捕,1973年12月29日被槍斃。當時當地公安局還一度準備用炸藥將王牧師的屍體徹底銷毀,最後在家屬的苦苦哀求下才歸還屍體。1948年,侯靈悟擔任雲南大理中華聖公會牧師的時候,教會有信眾數萬人,到了1952年,敢於公開信主的只剩下了侯牧師等4人,社會氣氛對宗教的嚴酷可見一斑。侯牧師最後也在批鬥會現場腦溢血發作而死亡。
 
因為篇幅的關係,我不可能一一介紹那些基督徒的悲慘命運,但是我認為,梵蒂岡教廷的人,應當好好看看這本書。他們應當知道,主張唯物主義的共產黨,從其基本宗旨上來講,是敵視一切宗教的。他們過去積累了血跡斑斑的屠殺教徒的歷史,教廷應當忽視嗎?對於基督教來說,如此敵視主耶穌,如此殘酷迫害基督徒的政權,難道不是撒旦的化身嗎?
 
當然有人說,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要向前看。但是今天的中國,宗教自由只是在中共領導下的自由,而地下教會依舊被迫害,那些獨立的團契活動依然受到壓制,一切都只是程度上的差別而已。教廷要跟中共建交,是不是應當要求中共為他們過去殘殺無數教徒的事情道歉呢?如果教廷選擇忘卻廖亦武的書中呈現的那些血寫的歷史,又如何對得起那些在黑暗中用生命祭奠主的信徒們呢?
 
也許,有人應當向教廷提出以上的這些問題。

關鍵字

王丹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