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芳玉專欄:從《張揚導演,我愛你》談起

出版時間:2018/03/11 00:06

【芳法論】從《張揚導演,我愛你》談起

賴芳玉/律師
 
近日兩岸各有一則關於愛情的新聞,大陸在微博稱為「小二姐」發表一篇長文《張揚導演,我愛你》,這篇愛情宣言相當轟動,引起相當大的效應,據報導她在文中寫著:「此生,你就是我的張揚;我愛你,只有你,能讓我如此愛你,如果沒有你,我的生命不會完整」,並宣稱自己與張揚是三毛與荷西的轉世,在熱議中,婚姻中的張揚導演終於對外承認曾有一夜情並向她及社會大眾致歉,同時回應小二姐:「您是不是三毛轉世我不知道,但我確定我不是荷西」,對此,小二姐的反應是:「沒關係,我默默的愛著你就好了」。

另一件發生在台灣,涉及家暴的蕭姓男子懷疑越南籍的前妻另結新歡,竟槍殺收留前妻的早餐店女老闆,行兇前還因不太識字,而叫小六女兒書寫遺書,指稱原本與妻子感情和睦,但受到他人影響,才感情生變。

小二姐和蕭姓男子有個共通性,客觀上他們都有個自殘、毀滅式的愛情終結行動,一個毀滅名聲,一個毀滅生命。為何愛會走到毀滅式的行動?我們不妨就從他們探討極度利己的愛情主義者。
德裔美國心理學家卡倫.霍尼(Karen Horney)曾有段話:「我只要單方面地愛你,就很滿足了」,會說出這種話的人,在他們人格深處,隱藏極度冷酷的利己主義。也就是在這種忘我的表達中,隱藏著強烈的自我中心。日本社會學家加藤諦三形容的很傳神,他說:「困擾著人類的一切矛盾與問題,他們都希望透過愛來解決,而一切沒能得到解決的狀況,便用『因為愛的不夠徹底』來解釋」。把自己內在欲望、經驗當作外部的世界,因此把「對方」當作問題的核心,不曾想過問題的核心是「因為自己的渴望」遭到挫折而引發的憤怒。

在自己處理離婚事件,常見這種極度利己的愛情主義者,借用愛情信仰或宗教、正義形式隱藏自己利益,無論對方、子女或周遭愛自己的家人如何深陷痛苦,也要他們與自己一起沉淪於極悲或極怒中。這裡頭沒有愛的連結,只有玉石俱焚式的摧毀,如卡倫.霍尼所說的「應報式正義」,只是把懊惱偽裝成正義。

以蕭姓男子為例,對於已離婚的前妻另結新歡就起了殺機,並讓女兒為他書寫遺書後自戕身亡,這會是「徹底愛」的演繹?

長期輔導家暴加害人的臨床心理師張純吉表示:「在美國對情殺的研究,發現情殺的最相關因素,是極度的控制欲與強烈的性嫉妒。雖很多親密關係都可能有性嫉妒部分,但若這個性嫉妒已逾越合理性便要特別小心;例如任何人與伴侶說話或接觸,都會引發強烈性嫉妒。」

另外在張心理師所輔導加害者中,與新住民跨國婚姻的加害者常會說:「她被新朋友帶壞了」,從這句話便可窺見他們完全站在自己角度,如果能看見對方,就會發現伴侶是因有了朋友協助,才有勇氣表達自己。此外他們常掛嘴裡的就是「她是我買來的」,意味著在他眼中,伴侶甚至是被物化,連自主性都沒有。

從張心理師的輔導經驗,我們似乎可以理解極度控制及強烈性嫉妒,都是讓對方處在完全伺候自己的利益(無論心理或生理)的表現方式,一旦遭到挫折,無法滿足自己期待,對方就必須為此負擔全部責任,如同卡倫.霍尼所說的「極度冷酷的利己主義」,再把懊惱偽裝成正義,於是有了毀滅性的結果。

小二姐不愛張揚導演,蕭姓男子更不愛前妻。極度利己的愛情主義者欠缺愛人的能力,因為愛是在親密關係中,真正聽懂對方在說什麼,也清楚看見自己在做什麼,具有雙向、對等並且連結的親密關係,而不是單面的利己而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賴芳玉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