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貿易戰與「金德爾伯格陷阱」

1993
出版時間:2018/04/04 09:06
論者分析,中美之間爆發的貿易戰,表面上看僅僅是美國維護自己的經濟利益的行為,實際上是美國必須確認自己是否能夠維護其一貫的向全球提供公共產品的領袖地位的問題;與其說這是貿易戰,不如說是一場新的冷戰的一部分。美聯社
論者分析,中美之間爆發的貿易戰,表面上看僅僅是美國維護自己的經濟利益的行為,實際上是美國必須確認自己是否能夠維護其一貫的向全球提供公共產品的領袖地位的問題;與其說這是貿易戰,不如說是一場新的冷戰的一部分。美聯社

隨著美中兩國分別正式宣佈了針對對方的進口產品徵收更高的關稅,傳言已久的美中貿易戰算是正式開打。對於這場貿易戰,外界眾說紛紜,有的說雙方都只是虛張聲勢,有的說將會兩敗俱傷,當然,也有人認為最終的輸家會是中國。所有這些討論都忽略了一個問題:這一次的美中貿易戰,真是僅僅是一場貿易戰嗎?在貿易戰的背後,是不是有更深刻的衝突?

如果我們把視線放到更寬廣的背景上,就會發現,問題不是那麼簡單。

從《台灣旅行法》的簽署,美國開始再次打「台灣牌」;到川普表示要見金正恩,試圖從根本上扭轉朝鮮半島的戰略格局;從美國國安團隊全面重組,鷹派人馬全面就位,到日本和加拿大前後宣佈與美國一起加徵對中國產品的進口關稅,協同行動的態勢明顯;從美國大動作關注中國在美國的代理機構進行的意識形態滲透,再到最近的軍事動態:美國「卡爾文森號」核動力航母戰鬥群3月初重新返回越南,同時,美軍戰略轟炸機日前飛抵澳洲皇家空軍達爾文基地,開始進行兩軍聯合操練。如果我們把這一系列重大的外交和軍事動作串連在一起,再把貿易戰放到其中,作為這一連串動作中的一個環節來觀察,就不難發現,貿易戰不是單一性事件,而是整個的遏制中國的戰略調整中的一部分。美國在玩一盤很大的棋,貿易戰只是棋盤中起到牽製作用的棋子之一。換句話說,中美兩國的全面對抗已經正式拉開了帷幕。

作為崛起的大國,勢必對原有的大國的地位形成挑戰,雙方必將發生衝突,這就是大家熟知的「修昔底德陷阱」的理論。但是,這個理論並沒有更加深入地探討大國衝突的具體原因。而更值得引用的,其實是另一個理論,叫做「金德爾伯格陷阱」。

麻省理工學院的金德爾伯格教授曾經是「二戰」後馬歇爾計劃的設計人之一,是著名的戰略家,他認為,要將一個曾經稱霸世界的大國拉下馬,主要的手段就是打破她德經濟壟斷地位,通過直接同客戶進行交易繞開控制的進出口貿易,竊取其工業秘密,效仿她的成功經驗,挖走她的企業。這一切,其實都是今天中國正在做的事情,說起來也是歷史軌跡的再現。

但是更嚴重的是,按照金德爾伯格的理論,20世紀30年代多災多難的原因,是美國取代英國成為世界大國,但是卻未能代替英國扮演為全球提供公共產品的角色,導致全球體系陷入衰退。其實今天的中國,面臨的就是「金德爾伯格陷阱」。中國雖然國力強大,迫使美國戰略退縮,但是中國模式的價值體系使得她無法承擔其世界領袖的責任,更無法提供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這樣的「公共產品」,按照金德爾伯格德理論,這必將給世界帶來災難。

中美之間爆發的貿易戰,表面上看僅僅是美國維護自己的經濟利益的行為,實際上是美國必須確認自己是否能夠維護其一貫的向全球提供公共產品的領袖地位的問題,也是全球政治經濟秩序面臨加強還是重組的歷史性的重大挑戰。目前,強人政治已經席捲全球,專制主義捲土重來,已經構成對西方民主體系的嚴重挑戰,從美國到歐洲,從日本到澳洲,西方國家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看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因此,我們可以下一個結論:目前爆發的貿易戰,僅僅是淺層次的衝突,與其說這是貿易戰,不如說,這是一場新的冷戰的一部分。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果貿易戰無法解決「金德爾伯格陷阱」提出的問題,局勢發展會不會最終演變到歷史的舊軌跡──軍事衝突──上?這,就是另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了。

關鍵字

王丹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