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賴芳玉專欄:那個下雨天,她選擇了平鑫濤

出版時間:2018/05/09 00:20

【芳法論】那個下雨天,她選擇了平鑫濤

賴芳玉/律師
 
母親節即將到來,我卻想起去年台灣自製戲劇《媽媽不見了》,那是描述戰後時代的女性特質:堅毅的、犧牲奉獻的照顧者,並企圖探索這特質不復見時,這個家、這個社會將會如何發展?也隱隱地為犧牲自我的母親吶喊不公。然而真實人生總比戲劇還戲劇。

林婉珍,1930年出生,也是那年代女性的註記,如今世人對她最多的理解是平鑫濤的前妻,《皇冠》發行人平雲的母親。

當人生翩然來到88歲,她開始去角色的,找回專屬於自己的回憶與敘事,以《浮光往事》這本書書寫那些關於自己的青春,以及愛情的故事,同時也書寫了那年代的女性圖像。

往事如浮光卻不掠影,書中娓娓道來童年所經歷的戰爭、災難及婚姻困境,對自己最多的形容就是務實兩個字。這兩個字造就了她在所有角色中,無論為人妻或人母,都是盡力而為,就如同歷經戰亂的童年記憶,母親對待爸爸及孩子們的無怨無悔。

但面對把幸福拱手讓人的往事,真能無怨無悔?

她與前夫平鑫濤胼手胝足地共同創立《皇冠》,作為《皇冠》第一名無給職的員工,卻後來在「業績蒸蒸日上」中被迫離開。書中有很多關於選擇的叩問,她說:「如果在那個下雨天,我選擇跟廖先生而不是平先生,現在的我會過甚麼樣的日子呢?」但字裡行間更多叩問的是關於平鑫濤的選擇,為何會是瓊瑤而不是她?所以不是無怨無悔的,而是因為性格中的敦厚讓她隱忍了所有的委屈與困惑,這一吞就吞了幾十載。

林婉珍對家庭的犧牲奉獻、勤奮、堅毅、負責及委曲求全,便是那年代大部分女性的圖像,卻恰好說明了瓊瑤小說膾炙人口的現象。那年代女性在被社會期許的角色中過於壓抑痛苦,因此藉由愛情論述,虐心情節形同社會枷鎖,再鋪陳脫困、追求自我的戲劇張力,抒發出許多女性心中的苦悶與渴望。一反世人所推崇的「責任」價值,而是更強調「自由」的美好。

台灣歷經多次女性運動,開始出現多元的女性圖像,例如施寄青老師的鮮明性格與魅力,高倡女性在人妻及人母角色中無須過度壓抑,將離婚去污名化、鼓勵追求自我,看似驚世駭俗,卻是把原隱晦、寄情於愛情小說的苦悶,直直白白的道出。直到這世代的女性,把「作自己」、「珍愛自己」口號化,簡單說,不再林婉珍,任委曲了誰,也不委曲自己。

林婉珍終在88歲時決定不再沉默,為自己書寫往事,卻在書的尾聲,選擇以「共苦與同甘」的標題評價了瓊瑤與她孩子間的照護紛爭。再從平雲所書寫的序,提及藉由這本書的出版,「見證了母性的偉大」,向世人宣告他母親的存在,她是如此美好,就如同戲劇《媽媽不見了》,為那些默默犧牲自我的母親們吶喊不公。

或許這本書看似書寫往事,但真正書寫的是母子間的愛。又或許,在熱愛水墨繪畫的世界裡林婉珍是林婉珍,但在這本書,她依然是母親角色,不過成全了孩子對母親的愛而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賴芳玉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