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昌坪專欄:憲法不管用 宜蘭縣政府說了算?

1816
出版時間:2018/05/11 09:47
宜蘭縣代理縣長陳金德日前裁示將救國團位於礁溪鄉的13筆土地,總計2千多坪,由縣府發函宜蘭地政事務所,將所有權登記回復為「宜蘭縣」,引發爭議。資料照片
宜蘭縣代理縣長陳金德日前裁示將救國團位於礁溪鄉的13筆土地,總計2千多坪,由縣府發函宜蘭地政事務所,將所有權登記回復為「宜蘭縣」,引發爭議。資料照片

劉昌坪/律師
 
根據媒體報導,宜蘭縣政府在5月8日召開的縣務會議中,由縣長陳金德當場裁示,將救國團位於礁溪鄉的13筆土地,總計2千多坪,由縣府財政處發函宜蘭地政事務所,將該等土地之所有權登記逕行回復為「宜蘭縣」。宜蘭地政事務所於收到公文後,亦隨即依指示辦理,並發函通知救國團已撤銷其土地所有權登記。
 
參照大法官釋字600號解釋意旨,不動產物權為《憲法》上所保障之財產權,《土地法》及其授權訂定之法令所設之登記制度,不僅是辦理不動產物權登記之準據,更是確保個人自由使用、收益及處分不動產物權之重要制度,故登記必須遵守「嚴謹之程序」。此外,大法官釋字598號解釋亦明確指出,土地法第69條有關更正登記之規定,目的在使地政機關依法應根據登記原因證明文件為翔實正確之登記,「並非就登記所示之法律關係有所爭執時,得由地政機關逕為權利歸屬之判斷」。
 
土地登記完畢後,有時難免因登記錯誤或遺漏而須更正,但有關《土地法》第69條所稱登記錯誤之「更正」,「土地登記規則」第13條明定,乃係指「登記事項與登記原因證明文件所載之內容不符」。司法實務亦曾一再提醒,必須注意下列事項,即:(一)不涉及「私權之爭執」。(二)更正結果「對他人權利無損害」。(三)不妨害原登記之「同一性」。換言之,若是登記人以外之人,對於地政機關所登記之法律關係有爭執,且更正對於他人權利有利害關係時,即應由主張因登記錯誤或遺漏而受有不利益之一方,訴請司法機關審判,而不得適用《土地法》第69條之更正登記規定(參見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2353號、90年度台上字第2151號、95年度台上字第929號民事判決意旨)。
 
上開法理不僅為民事法院所一再闡明,行政法院亦曾明確指出,除非是登記事項「未依登記原因證明文件之所載內容」辦理,否則若是「登記名義人以外之人」,主張登記名義人並非權利人,而導致土地登記有所謂的「錯誤」,此時即非登記事項與登記原因證明文件不符之錯誤,因此當事人必須先循民事爭訟途徑,經裁判確定後,始得據以申請登記,而不得依《土地法》第69條規定逕為更正(參見改制前行政法院48年度判字第72號判例、最高行政法院104年度判字第386號、101年度判字第1003號判決意旨)。
 
宜蘭縣政府對於土地所有權歸屬之認定,顯然與救國團的主張有歧異,雙方明顯存在私權爭執,其所為之土地所有權變更登記,影響範圍高達數千坪,對原土地所有權人的財產權,自會造成重大之不利影響,實難謂對他人權利無損害可言,且其未經原所有權人之同意,即逕將他人之土地所有權變更登記為自己所有,亦影響原登記的同一性,無論依相關法律或實務見解,其合法性均有重大疑義。
 
更令人匪夷所思者,乃是宜蘭縣政府竟然係根據縣務會議中的討論,即由機關首長裁示並發公文指示地政處辦理變更登記,不僅未經過當事人之同意,亦未給予當事人有陳述意見之機會,即剝奪當事人之財產權,亦顯然不符合正當法律程序對於人民財產權之保障。
 
如果宜蘭縣政府此種方式可行,無異允許行政機關得在未取得司法機關確定判決,亦無須踐行任何正當法律程序下,即可直接將人民團體之土地「充公沒收」,公權力之行使如此恣意專斷不受節制,對於法治國原則,乃至於結社自由及財產權等基本人權所造成之戕害,實莫此為甚。

關鍵字

劉昌坪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