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賴芳玉專欄:不夠堅強,也沒有關係

出版時間:2018/05/23 00:09

近日有位女性朋友很困擾,因為婆婆去世的事,而與丈夫面臨婚姻危機,這件事相當耐人尋味。

她說:「公公早逝,小姑們都結婚離家,所以婆婆和我們生活。這段日子婆婆深受癌症所苦,除了沒有生活品質外,更需要專業照護,因此我勸先生讓婆婆住安寧病房,但先生不肯,希望他的母親能在生命倒數的日子,依然居住在自己熟悉的環境。先生工作忙,根本無力照顧,雖然我也忙,但照護工作還是落到我一個人頭上,晚上回家既要照顧婆婆,又要照顧孩子。」

4年前《日經Business》報導日本隱形照護,1千300萬人的強震,所謂「隱形照護」是形容「白天上班、晚上看護長輩、公司卻不知情」的人,該雜誌調查發現10位中就有一位上班族因照護離職,且高達59%是企業主管。台灣《商業周刊》也於該年報導台灣1100萬名勞動人口中,20%有照顧長輩需求,5年內將引發「照護離職」,且近6成5企業有員工曾因照護而離職。而台灣2018年正式邁入高齡社會,比日本老化更快,隱形照護將更形嚴重。

這對夫妻是典型的隱形照護者,不過因性別文化,照護議題反而最直接落在女性身上。但這位女性朋友沒有因照護離職,雖然先生對此有些微詞。她說:「我寧可蠟燭兩頭燒,也不願放棄現在工作,因為這是我的喘息空間。」然而她雖挺過隱形照護的離職壓力,卻挺不過隨之而來的婚姻壓力,照護期間已累積許久的緊張關係,隨著至親的離世達到高點。

「那天早上,我端著煮好的粥到我婆婆房間時,竟然發現婆婆臥倒在地上,滿地是血,我嚇壞了。雖然對於婆婆的去世,我有了預期心理,但從沒想到是這種情境。」她驚魂未定地道出那天狀況。

照護議題結束後,婚姻危機卻正式引爆,「我先生堅持讓婆婆大體繼續留在屋內,但大體已飄出濃濃味道,我希望宜盡早送到殯儀館,但先生認為我看不懂他的悲慟,才不懂他守護母親的心。」

她也對於先生堅持傳統的法事感到無奈,但仍勉強配合,出殯後她希望重新裝潢,改裝婆婆房間,因為親見往生的畫面帶給她很大陰影,「我先生把我罵一頓,認為我心裡有鬼,既是至親,怎會對他母親的房間有陰影,然而我可以懂他的悲傷,但他可懂我的恐懼?」

整個家庭情緒充斥著悲傷、恐懼、委屈、指責及衝突,幾乎難以呼吸,於是她帶著孩子回娘家短暫居住,就等著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結束這段婚姻以求解脫。

她的故事並非個案,在我所承辦的離婚事件,長輩的離世經常變成婚姻的高壓期,男性始終不能理解妻子為何無法與他有著相同程度的悲傷與思念,並為此質疑妻子寡情、自私或不孝,而成為離婚的理由。男性也因短期內歷經死別與生離,這般人生巨變,往往激化了分手議題,讓妻小隨之捲入困境。

隱形照護者面對議題不少,無論生活、工作或婚姻困境,都讓人難以喘息,建議隱形照顧者隨時覺察困境,並適時向專業者求助,不夠堅強也沒關係。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賴芳玉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