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中美貿易戰中的價值觀因素

1689
出版時間:2018/05/30 09:36
中美貿易戰至今暗潮洶湧,也讓人看到「新冷戰」的複雜程度;論者進一步指出,單純使用貿易戰的手段,並不能使得民主國家對專制國家取得優勢,其真正的優勢,還是在於價值觀的層次。資料照片

中美貿易戰打到今天,由一觸即發到暫時休兵,情節可謂跌宕起伏,甚有看頭。5月20日,中美雙方發表聯合聲明,中方承諾增加從美國購買商品,美方承諾停止增加關稅。但是在中美的六點共識中我們可以看到,在最重要的問題上,中方一個都沒有讓步,什麽具體承諾都沒有,就算私下求和,外界也看不到,至少保住了面子,不算大輸;美方似乎立場退卻,但是在聯合聲明中沒有提到中興問題,顯然埋下伏筆,有待國會那邊唱黑臉幫忙。表面上看來,雙方算是打平,但是留下無數問號,隨時會變成沖突點,因此這一局,算是中場休息。

可笑的是中國這邊的宣傳手法,可以當作中場花絮來看。中國官媒表示,擴大出口「可以滿足不斷增長的消費需求」,說得好像中方答應擴大從美國的進口是為了中國人民的福祉,實在有夠不要臉,阿Q精神淋灕盡致。有網友就質疑:這麼好的事情,為甚麼過去不做呢?為甚麼要在美國的逼迫下做呢?到底誰在為中國人民謀福利啊?最好笑的是這次沒有人提出抵制美貨了,原來最可怕的是美國不賣東西給中國。

不過這次貿易戰的反覆,確實讓人看到「新冷戰」的複雜程度。美方固然掌握了高科技上的優勢,但是有錢的中方持有大筆美國國債,失去這個買家對美國來說也是壓力沈重,這就是美國商務部立場溫和的原因。在已經變化了的國際關系格局中,大國之間的經濟相互依存度是新的特點,這使得今天的大國對峙,既不是以戰爭方式來解決的「熱戰」模式,也不是雖沒有戰爭,但是完全斷絕來往的「冷戰」模式。難怪哈佛大學有教授最近提出新的觀點,認為未來全球競爭的形態既不是「熱戰」,也不是「冷戰」,而是「涼戰」。面對這種新的大國沖突形態,看來美國還沒有找到新的全面的應對策略。

在我看來,在經濟相互依存度如此之高的前提下,單純使用貿易戰的手段,並不能使得民主國家對專制國家取得優勢,對於民主國家來說,真正的優勢,還是在於價值觀的層次。

舉例來說好了,美方在目前的對華政策中,基本上還是採取回避人權問題的立場。但是,在中美貿易失衡的諸多因素中,其實,人權問題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眾所周知,中國之所以能以傾銷的方式進軍全球市場,並不是因為中國製造是品質保證,而是因為中國製造價格低廉;而中國產品價格低廉,很大程度上是中國工人薪資過低勞動力成本低廉的原因;而這又與中國工人沒有罷工權,沒有組織獨立工會的權力緊密相關。

這就是人權問題。正如中國著名學者秦暉教授指出的,中國模式的特點,就是「高增長,低人權」 。換句話說,打蛇要打七寸,中美貿易沖突的深層次原因,其實是人權問題,是制度問題,是治理國家的價值觀的問題。過去的歐巴馬總統推行TPP,主要的內容就包含了工人組織工會的人權條框,應當就是看到了這一點。現在的川普政府,還沒有意識到人權問題在貿易戰中的意義,令人遺憾,不過整個華府的智庫群和國會的一些議員,已經開始把目光投向了貿易戰中的價值觀因素。這股思潮一旦影響到白宮決策,中美貿易戰的意義就會更加深遠。

關鍵字

王丹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