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我們為什麼要成立「對話中國」智庫

1437
出版時間:2018/06/07 00:07
六四學運領袖王丹今年六四宣布成立智庫「對話中國」;智庫成員除吾爾開希、王軍濤等六四要角外,台灣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香港政治團體「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也獲任理事。資料照片
六四學運領袖王丹今年六四宣布成立智庫「對話中國」;智庫成員除吾爾開希、王軍濤等六四要角外,台灣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香港政治團體「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也獲任理事。資料照片

王丹/「對話中國」智庫所長

經過將近一年的籌備,6月4日,我和一些致力於推動中國民主化的朋友,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宣布成立智庫機構「對話中國」。這是第一家正式註冊的,以中國反對派人士為主的智庫。我們為什麼要選擇在這個時候,成立這家智庫呢?

我們成立「對話中國」智庫,首先是出於對中國局勢的判斷。2012年習近平上台以後,中國發生了驚人的變化,對內中共的統治從威權倒退到極權,對外中國開始向全球進行政治經濟和意識形態的擴張。有人說這是一個黑暗的世代,但是在歷史中證明,往往是在最黑暗的時代之中,會醞釀出變化的可能性。因此,今天中國發生的一切,並不意謂著民主在中國就不再有希望,相反地,它產生的巨大不確定性也許會提供我們從未想過的機會。對話中國的成立,就是因為我們一致認為,我們需要為這樣的機會做好準備。

我們成立「對話中國」,是為了更好地做這樣的準備。雖然在不可知的未來,我們也不排除與中共體制內開明力量的對話。但是至少目前階段,我們並不是要與中共政權對話。「對話中國」所要追求的,是在不同的希望推動中國的改變的政治力量之間的對話,針對中國未來可能出現的發展,以及如何因應那樣的局勢取得共識。

「對話中國」主張,我們不應將反對派的活動僅僅停留在口號的階段,而是要目光向前,致力於提出具體的政策、制度和方案。我們會對當今中國的現實進行分析,但是我們更重視的是在轉型之後,中國有一個平穩地、和平地向憲政民主方向的過渡期。我們的關注焦點,就是那個過渡期。

我們成立「對話中國」,更是為了面對今日中共的大規模擴張,形成更加廣泛的聯合力量。對話中國的成員,固然包括了很多29年前曾經試圖推動中國走向民主的一群知識份子和學生,但是同時,我們也認識到未來中國的改變需要更多新的力量。因此在我們的團隊中,也有中國90後的學生代表,也有新中產階級的代表,也有海外華人的代表。更重要的是,我們也認識到,中國/中共因素的存在,對於對周邊地區的影響是不能忽視的,因此我們的團隊中也有來自台灣和香港的年輕政治力量代表。

「對話中國」希望可以在「全球華人公民社會「這樣的概念的基礎上,結合各方面的有識之士,針對未來在中國轉型期間一定會發生的香港問題、台灣問題、西藏問題、新疆問題等,與各方對話、討論,最好提前討論出一套可行的解決問題的機制,甚至是方案。 

我們知道,我們將面對很多挑戰,但是我們對未來充滿信心,因為我們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我們知道我們期待的改變不會很快到來,但是我們決定用耐心和堅持一步步地達到我們的目標。我們的目標非常清晰,就是希望未來的中國能夠是一個自由公正繁榮且文明的國家,這樣的一個國家有機會使中國人重新獲得世界的尊重。

為了這樣的目標我們需要所有各方面力量的支持,有了這樣的支持,民主和自由一定會在中國實現。而一個民主化的中國,對於周邊的國家和地區的安全,對於世界和平,都是正面的力量。這,就是我們成立「對話中國」的目的,也是為什麼希望能夠得到各方面支持的原因。

關鍵字

王丹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