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詹慶齡專欄:第二個春天

1939
出版時間:2018/06/16 00:21
詹慶齡
詹慶齡

老友前陣子再婚了,他說因為二婚,不好發喜帖叨擾,只捎來訊息分享喜悅。

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接到中年男女靦腆的報喜了,再熟的朋友,啟齒時多少還是帶點羞怯尷尬,「炸你第二次,不好意思呀!」,「真心請你喝喜酒,人來就好,這次不用再包了。」華人社會的婚宴文化真是適得其反,無端造成莫名的人際隔閡,其實,朋友真的都客氣多慮了,若那一紙紅袋或者一回露面能為他人加值幾分幸福,於我,何止樂意之至!

每段婚姻起始與終結都有各自的特殊因緣,不足為外人道,我們永遠不懂別人的聚散離合,正如旁人也不懂自己一般。年輕氣盛時,遇事便忙不迭地摻和進去,跟著人家一鼻孔出氣,咒罵另一方之無良薄倖,自私寡情,年歲漸長才明白,當時的意見真是既多餘又魯莽,故事,留給當事人述說就好,局外人,無論靠得多近,只需要專注地傾聽,旁觀者的作用唯有陪伴而已。

歲月綿延的好處之一,在於幫助我們開展時間放遠目光。我常抽象想著,拉長的時間軸線把人生切割成許多小片段,每一段的喜怒哀樂都凝結在那個時空裡,再怎麼執著用力都無法跨境到下一個階段,那麼,前面不管錯過了誰,就只是一次錯過,這一刻的相遇,才是屬於當下的永恆。

當然,我們真該慶幸,處於不再把失婚當失敗的年代,甚至這年頭,見到恢復單身的朋友,更常出現的問候語是「最近有對象嗎?」得到肯定答案總會引發一陣歡喜騷動,別誤會,一切無關八卦,那是因為,熟年人的祝福裡不只有愛與希望,還包含更多疼惜,走過千山萬水,我們都清楚,痛哭過的人要重新開展笑顏,接納另一份未知,需要多奮力、多勇敢。

「 不要因為也許會改變,就不敢說那句美麗的誓言;不要因為也許會分離,就不敢求一次傾心的相遇」,曾經以為席慕蓉的動人詩篇是為青春年少的我而寫,回望人生重新咀嚼,如今覺得更似在召喚那許多歷經搥打磨耗的生命,溫柔鼓勵著人們,別因畏懼而失卻浪漫情懷,只要真心還在,暴雨再烈,總會停歇,雨過轉晴,才得見美麗彩虹。

關鍵字

詹慶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