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楊鵬生:執行死刑不能治本,但至少可以治標

3216
出版時間:2018/07/05 10:45
女童小燈泡案二審宣判維持一審無期徒刑,引發爭議。資料照片

楊鵬生/醫師、作家

要不要癈除死刑、判死刑或執行死刑是永遠也辯論不完的議題!

反對死刑的一方有許多理由,有些人是因為死刑有誤判的可能,或是獨裁政權常常濫用死刑迫害反對人士,乾脆全面禁止和癈除死刑,就不會有誤判和濫用的可能,是「寧可放過100,也不能誤殺一個」的想法;大家千萬不要以為獨裁政權是多麼遙遠的事情,台灣在白色恐怖年代,《刑法》100條癈止之前,只要說一些在今天看來是超越時代高瞻遠矚的遠見,依照中華民國法律最重都可以判死刑的。

有些人反對死刑是因為他們堅信生命權與生俱來,即使國家以公眾利益之名,亦不可剝奪之;這些人有類似宗教式的信念,也就比較沒有討論的空間。

有些人去探究為什麼這些人會犯下滔天大罪,深入了解死刑犯的成長背景,而發現更深層的原因;他們的見解簡言之就是,如果有人從小就常被霸凌和欺負,長大之後發展成反社會人格而殺人放火,可能不能只怪他們,是因為國家社會沒有照顧好他們,對他們執行死刑沒有什麼積極意義;但是,也是有許多人從小被霸凌和欺負,卻奮發向上,最後出人頭地,人生一樣可以發光發熱;其實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最大責任,不是嗎?

以上等等廢除死刑的理由一堆,就是沒有聽見受難者及其家屬的哀嚎;或許我們原本就不該期望死刑有什麼積極的功能;死刑不能治本,但是可以治標,就是立馬讓人間變得更加美好,不管這人犯有沒有教化的可能,反正沒有教化的必要,家庭社會都教化不好了,監獄可以教化的好嗎?恭請神明如地藏王菩薩來教化,功效一定比較好,不要把他們留在人間,會耽誤他們的。

對於完全沒有誤判可能的犯罪,死刑就是立馬根除一個社會敗類,並且彰顯人間正義而已;現代國家在人民生命權被剝奪時,不准人民私刑報復,但是國家有還給人民公平正義嗎?
 
例如將受害者先姦後殺再分屍、無差別殺人,特別是針對毫無反抗能力的無辜小孩;對於這些社會敗類,讓他們消失在人世間,可以打掉重煉,符合目前大多數人內心的公平正義。不論藍綠,台灣絕大多數民眾贊成死刑,並且愈快執行愈好,二十年後才能又是一條好漢!

死刑是一種「外科療法」,有疾病就清除,雖然無法根治,但身體可以更健康;人間每少一個敗類,都會讓人間更接近天堂。

不管有沒有教化的可能,反正沒有教化之必要;讓神明來教化,絕對比關在人滿為患的監獄更能夠成功!

人民在說,恐龍法官們,你們有沒有在聽!
 

關鍵字

楊鵬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