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焦桐專欄:山竹

4550
出版時間:2018/07/08 00:20
山竹。焦桐提供
山竹。焦桐提供

焦桐/飲食文化家
 
來到距離吉隆坡大約40公里的鄉野午餐,依釗買來許多熱帶水果招待作家們,我極力慫恿沒嘗過榴槤的朋友吃一點,好幾個人不敢靠近,彷彿那榴槤是地雷。育虹淺嘗一小口,好像隨便敷衍我,轉而大啖山竹,說山竹好吃,好吃。

西方旅行家安娜.佛卜斯驚豔山竹之美,嘗斷言:「如果地球上能有更多這種果子,則將不需要教堂和監獄,因為那時不會有罪惡了。」佛卜斯恐怕錯了。

山竹充滿了誘惑,其絕美的風味,常引誘鄉村小孩犯罪偷採。王潤華小學時就常走一條偷採山竹的黃泥路,上學路上總是遲到或被人追趕。他的《榴槤滋味》一書集中寫熱帶水果,他在詩中歌頌山竹:「她胖嘟嘟的臉,原是清清白白/成熟後,被召送入宮/她便紅得發紫。」馬來人吃濃烈燥熱的榴槤之後,習慣吃輕淡涼性的山竹。山竹令人放鬆,具紓壓效果,果后配合果王,一方面令人精力充沛,復能呼喚出壓抑的情慾。

山竹別名有莽吉柿、山竺、山竹子、倒捻子、鳳果,英文名Mangosteen。在東南亞被尊為「果后」,和「果王」榴槤總是被相提並論,兩種熱帶水果的生長環境、開花、結果、成熟季節都一樣,待價而沽時也連袂出現在水果攤。它們形影不離般出現,馬來西亞鄉村人家種的榴槤樹旁邊,多也植幾顆山竹、紅毛丹,偎依在高大的榴槤樹腰懷。雖是夫妻果,屬性卻相反,一般人買榴槤,例必再買一些山竹,兩者性味互補,結合得非常融洽。

果后發育成熟時,外表軟化呈暗紫紅色,殼內是數瓣合成一圓球形的雪白果肉,形似蒜瓣,色澤非常吸睛。果殼底部有輪狀排列的萼片,外面有幾片,裡面的果肉就有幾瓣;完全沒有心機,非常誠實的性格。只是果皮甚厚,掰開果殼時須謹慎,外殼的紫紅色汁液非常多情,沾到衣服極難洗淨。

由於含糖量高,梅花形的蒂帽下常窩藏著螞蟻。挑選山竹有一些竅門:蒂帽翠綠越新鮮,且果皮暗紫紅,輕按果皮具彈性者為佳。果肉若顯黃或滲出黃汁則已不新鮮,呈半透明狀的「玻璃肉」亦然。

山竹啟示我們,甜,總是需要一點酸來修飾,才顯得靈巧生動。山竹雖則也很甜,卻不像榴槤的甜那麼專制濃烈;適度透露的酸,令甜透露出一種慧黠,一點點活潑感,清淡感,柔和感。

 

關鍵字

焦桐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