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李偉文專欄:歲月的腳步聲

668
出版時間:2018/07/21 00:10
李偉文
李偉文

李偉文/牙醫師、環保志工
 
最近又重新看了《虎克船長》這部電影,才了解到虎克船長為何怕鱷魚腹中傳來的滴答聲。原來《小飛俠》這部成人童話不斷反覆敘說的,是對童年的懷想與懼怕時間的流逝,虎克船長也害怕時間滴滴答答的流逝,也是歲月催逼的腳步聲。

對於歲月的腳步聲,每個人清晰聽到的時刻都不同。多年來我的生命狀態感覺一直停留在大學畢業的時候,至少身材似乎沒改變,穿的衣服與做的事情與年輕時都一樣,到外面開會時遇見到第一次碰面的社會賢達、專家學者在向我說久仰之後偶爾會訝異:「好年輕!」這種虛榮也一直讓我覺得歲月一直停駐在遙遠的地方。

直到有一天,早年退伍後曾有幾年到社區擔任童軍團團長,當年帶的小學生都已經長大帶著他們已屆青春期的孩子來看你時。(當年叫你叔叔的孩子,他們的孩子該怎麼稱呼你?)

直到有一天,突然發現我眼中的小孩子其實都已是大學生或大學畢業好多年;而我眼中看起來還很可愛動人的女生,竟然都已達當年認為是歐巴桑的年紀!

直到有一天,眼前的字體愈來愈看不清楚,書愈拿愈遠,直到有一天,你知道了你身體器官擺放的位置;直到有一天,一彎腰就會扭到。

於是,歲月的腳步聲就愈來愈大了!

看著花開花落,或許傷感,但我們知道花兒明年一樣會開、會落;然而,生命經驗一旦過去,卻再也無法重現。縱使人事時地物可以勉強複製,人的心情一旦過了,也就再也無法尋覓了。

當我們說著「曾經」兩個字時,背後隱藏的,是無法言說的遺憾與哀傷吧?

我們都像彼得潘一樣,不想長大。

雖然偶爾會為歲月的流逝而感慨,但是更多的時候會想到生命的意義以及似乎愈來愈近的死亡。義大利文學家卡爾維諾曾經這麼定義:「死亡,是你加上這個世界再減去你。」這句話常常警惕著我:「你在或不在,這個世界有沒有不一樣?」這個世界是否因為加進了我們而得著了某種光彩和溫度?這些正面的善意與能量在我們悄悄退場後是否仍然留存?

歲月的腳步聲逼使我們去面對生命意義這個大哉問。

有人問說:中年和老年有什麼不同?

答案是:中年人「以為」還有一點點希望。

就是這一點點希望,使我們鼓足勇氣、繼續往前。


 

關鍵字

李偉文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