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楊鵬生:土地拆遷是台灣執政者必須面對的難題

2857
出版時間:2018/07/23 09:32
屏東公勇路拆遷案因縣議員蔣月惠「驚天一哭」,如雪球越滾越大。資料照片
屏東公勇路拆遷案因縣議員蔣月惠「驚天一哭」,如雪球越滾越大。資料照片

楊鵬生/醫師、作家

土地拆遷問題已經困擾台灣很久,這個問題有其歷史背景,但是現在可能已經是過猶不及或矯枉過正的情形;不管藍綠誰在執政,誰都跑不掉,誰都不可避免要直接面對挑戰。

在中國國民黨威權時代,如果政府想要建設,只要大筆一劃,那時的民眾便乖乖為國為民,犧牲小我完成大我,不管私下有沒有怨言,對外也不敢吭聲;台灣民間傳說有錢有勢的大人物,他們的家就是不會被徵收,我們不知道白海豚到底會不會轉彎,但是台灣的馬路遇到有錢有勢大人物的土地和房屋,馬路自己會轉彎;又因為以往政府補償徵收土地的費用是以公告地價為基準,常常公告地價又遠低於市價,所以土地被徵收的地主「田僑仔夢碎」,不恨政府恨誰呢?

幾十年前還有所謂的工程受益費,土地被政府以建設之名徵收之後,還要付錢給政府,因為政府認為你尚未被徵收的土地,其價值因工程而提高了。但是現在聽說有些以公告地價加4成徵收,其實已經超越市價了。

遠的不說,近的從苗栗大埔張藥房、台南市鐵路地下化,到日前屏東縣政府拆遷車站附近民宅,雖然每一案件都不相同,爐主藍綠都有,藍綠選民也都各以有色眼光看待;但任何不是問題的問題都可以成為問題,或是任何小問題都可以星星之火成為大問題,也標誌著現在台灣民意的走向,當「不拆民房」成為政治正確,「不管政府要不要建設,反正就是不要拆恁爸恁祖嬤的家」。

任何反拆遷的抗爭被認為是反迫害、反黑箱、反威權的公民覺醒和社會正義的運動,即使找不出很好的理由反對,也可以指控政府溝通不良和違反程序正義。

這是台灣民心之所向,說真的也不知道這對台灣好不好?!

在台灣受民眾歡迎的政治人物不是大建設型的,在台灣搞建設其實不吃香,建設幾乎一定要毀人家園,聰明的政治人物不會想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在台灣要建設很難,可是許多台灣人民覺得這樣很好,他們會說:「我們不需要那麼多建設,我們不需要那麼多道路,不需要那麼多鐵路和捷運,政治人物有建設才可以貪污。」

政治人物寧可蓋蚊子館,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台灣有許多蚊子館,因為蓋蚊子舘的各方壓力較小,甚至各方都有利可圖。

徵收民地這個死結如果不能有效解開,許多施政都不能順利進行;或許這也是台灣人民的選擇,民主政治是自作自受的政治;也或許台灣人自以為是的價值觀,是台灣成長緩慢甚至所謂成長極限的深層原因。

其實土地是地主的,也是全體台灣人民的,政府不要做不必要的徵收,但該徵收的還是要徵收。土地徵收費用如果太高,吃掉公共工程大部分的經費,其實也是全體台灣人民在付錢。
 

關鍵字

楊鵬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