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焦桐專欄:白咖啡

3819
出版時間:2018/07/29 00:18
「多春茶室」舊汽油桶火爐,上層煮咖啡、蒸吐司,下層烤吐司。作者提供
「多春茶室」舊汽油桶火爐,上層煮咖啡、蒸吐司,下層烤吐司。作者提供

焦桐/飲食文化專家

沒去過怡保,卻對她心儀久矣。這樁暗戀事件可能跟白咖啡有關。每次去馬來西亞,例喝白咖啡,返台的行李箱必定裝滿了怡保「舊街場」(Old Town)白咖啡;馬來西亞的朋友來訪,也總是拿它當伴手禮。

白咖啡源自馬來西亞怡保市,乃移民怡保的華人默化了英國殖民者的下午茶文化而研發,透露混血的南洋風味。

世上並無白色的咖啡,所謂白咖啡,意指採低溫烘焙,咖啡豆在烘焙過程中未添加任何東西,帶著純淨、純粹的意思。成品的色澤較一般咖啡淡,味道卻更自然,香醇,較少高溫烘焙品的苦味、焦味和酸味。

黑咖啡和白咖啡是相對名詞,馬來西亞喚黑咖啡Kopi-O,咖啡烏。Kopi-O在炒豆過程會添加奶油、芝麻、小麥、糖、鹽,令生豆產生黏稠感,厚重感,呈焦黑色澤,再攪碎成粉。起初,是為了降低成本,減少咖啡豆的用量。

新街(Campbell Street)「多春茶室」聲名遠播,雖曰茶室,其實只是簡陋地用塑膠搭起來的茶棚,吃這攤Kopitiam得先排隊等候,我看到一只鳥籠懸掛著,裡面裝滿了雞蛋,最吸引人目光的是舊汽油桶般的火爐,上層煮咖啡、蒸吐司,下層烤吐司。吃的是椰漿飯(Nasi Lemak),吐司塗抹花生醬或KAYA醬,喝的是咖啡烏。多春訴說著古老的故事,那白色陶質咖啡杯,繪著青綠花紋,遠從英國殖民時期就用這種杯子。

南洋華人的日常咖啡,連接著囊昔的華工潮,和離散華人的故事。

馬來西亞充滿了咖啡想像,我們常在吃蘿蔔糕、粿條時配一杯咖啡。此地,咖啡通常是用「喝」的,而非「啜」飲,喝咖啡的情境很隨興,不拘小節,比較不像在細品風味,而是享受生活。有些咖啡店因地制宜,除了西式麵包、點心,還兼營各種小吃如海南雞飯、印度煎餅、福建蝦麵、豬肝米粉、粿條湯、燒臘、雲吞麵,眾味並陳,透露多元文化雜交的血統。

咖啡值得尊重,無論白咖啡或黑咖啡,我從不胡亂添加奶精、糖,純粹的咖啡,純粹的美感。

在檳城,生活基調是緩慢悠閒的,適合居住,適合遊盪,適合徜徉。檳城最常見的街頭風景是,在熙攘的人群中坐下來,點一杯白咖啡或咖啡烏,吃一塊吐司;吐司蘸咖啡烏,或蘸半熟雞蛋吃。攤開報紙,慢慢吃,慢慢讀。

 

「多春茶室」的烤花生吐司與咖啡 。作者提供
「多春茶室」的烤花生吐司與咖啡 。作者提供

關鍵字

焦桐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