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鵬生:美國想要聯俄制中,真的假的?

2560
出版時間:2018/07/29 09:39
季辛吉(右一)傳與川普私下會面時,獻計拉攏普丁制衡中國。翻攝推特

楊鵬生/醫師、作家

國際間的大國博奕不是小國所能主導,但大國間合縱連橫的變化,對小國有深遠的影響。

上個世紀冷戰時期,尼克森和季辛吉的聯中制蘇戰略成功,美中兩國都是受益者,對台灣的影響就是:1949年之後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原本就不能代表中國,美國相挺時,說你可以代表中國,你就代表中國;美國不挺的時候,就打回原形。在美國聯中制蘇的年代,台灣度過漫長的狗臉歲月;但有《台灣關係法》支持,加上台灣尚且自立自強,也始終未被美國拋棄。

今天國際情勢好轉,許多人反而對未來抱持悲觀想像。

外傳季辛吉向川普建議聯俄制中,其中內情不得而知;但中國共產黨定調季辛吉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可以知道中國也是當年美國聯中制蘇外交政策的受益者。

和歷任美國總統相比,川普的政策有很高的不確定性;川普如要聯俄制中有幾點和當年尼克森時代不同:

第一:信任問題:川普有通俄門的問題,不若當年尼克森高舉反共,美國民眾不擔心會被尼克森出賣;在台灣如果由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談判,恐怕綠營人士會擔心被出賣,如果由民進黨和中國共產黨談,較不會有賣台疑慮。當年由最反共的尼克森和周恩來毛澤東談,美國人民不怕被出賣;至於中國方面,毛澤東一個人說了算,按照毛的說法,雙方再演演戲給人民看看即可。

第二:現階段俄中關係良好:當年是赫魯雪夫和毛澤東不對盤,雙方在珍寶島還引發小規模武裝衝突,俄中鬧翻,美國趁機介入;現今俄中兩位獨裁領導人普亭和習近平私人關係良好,加上現階段俄中兩國在主客觀利益上沒有明顯衝突,美國也不易見縫插針。

第三:現在世界上是多國博奕,已經不像冷戰時期民主和共產陣營雙方壁壘分明;美、中、俄和歐盟,各有各的政治、安全和經濟上的需求,加上東北亞朝核問題,日、韓、朝鮮各方皆有自身利益考量,反恐也是美國外交和安全上的主要工作和議題;美國聯俄制中的建議只是代表美國未來將視中國為主要競爭對手或敵人的國際現實,所謂美國聯俄制中的說法也並非空穴來風。

有通俄門的疑慮纏身,未來川普對俄外交政策不至於太軟,俄羅斯也是冷戰時期西方世界的敵人,華沙公約組織早就沒了,但北約組織依然在運作,只是彼此敵友關係愈來愈模糊了。

就台灣而言,喪失自信心和失敗主義才是台灣現在最大的心魔。中國花錢買台灣的黨、政、軍、特、產、學和媒體各界人士,網路也無孔不入滲透,中國如要打台灣,副作用太大,搞不好不止傷了筋骨,也傷了自身要害;買台灣比打台灣更簡單,目前看來成效良好,也沒有什麼副作用。

面對中國在各方面變本加厲霸凌台灣,許多台灣人罩子都很亮,為了自身利益,言行已經有寒蟬效應,這就要看台灣人的骨氣,是否能夠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和威武不能屈。

其實國際情勢大好,在美國聯中制蘇的年代,台灣都挺過來了;現今美國如果放棄台灣等於放棄日韓又丟掉台灣海峽和巴士海峽,第一島鏈馬上支離破碎。

但是,對於未來,其實也不敢樂觀,因為不敢確定台灣人有沒有骨氣!
 

關鍵字

楊鵬生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