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專欄:「商戰」有可能終止嗎?

出版時間:2018/08/13 00:01

吳惠林/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自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祭出提高產品關稅,中方也隨即對美農產品進口限縮之後,「美中貿易戰」、甚至「經濟戰」開打,就被琅琅上口,而世人將貿易、經濟看作戰爭似乎已司空見慣。此由「商戰」早已是耳熟能詳,也可見一斑。

為何把同業間競爭的商場看作戰場這一謬見得以流行,很可能與達爾文(Charles R. Darwin, l809-1882)進化論的「物競天擇」有關聯。不過,達爾文所謂「物競天擇」的「競爭」,畢竟指的是生物學上的競爭。這種競爭是指一般動物為著爭取賴以生存的食物和環境而作的「生死鬥爭」。但是,人類自由市場同業間的競爭,是「社會競爭」,是人們在社會合作的制度下,為爭取最有利的地位而作的自我努力。這種競爭,表現於每個行業、每個廠商彼此都努力於提供價更廉、質更美的貨物或勞務,來勝過對方,爭取顧客,這與生物學上的競爭截然不同。

商業競爭是讓每個人都能發揮自己最有利的長處,讓擁有的有限資源作最有效率發揮,是「天生我才必有用」的寫照,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大家都能活,並且都能活得更為美好的情況,是有智慧的人類發揮分工合作的方式。在競爭中是有「優勝劣敗」,但敗者只是在某一產品、某一比賽項目中失敗,在社會中仍然充塞著無數機會,任何一個有心人總可很快尋得自己較強的項目,並非被競爭對手將形體都消滅掉。 
          
在戰爭中,至高無上的目的是在毀滅敵人,可以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因而「兵不厭詐」歷來是戰略的箴言。但,商業是我們人性中理知運作的產物。把商業比作戰爭,不僅是比類不倫,而且嚴重地破壞商業道德。「誠實是最好的政策」這句西方的格言,特別適用於商業。如果「兵不厭詐」的戰略箴言也可以引用到商場,那還有什麼商業道德可言?在各地盛行的假冒商標,顯然是違反商業道德的。可是,如果我們把商場看作戰場,那將有何話說呢?

1990年代以來,國際貿易的趨勢,雖有走向自由貿易「假象」,實則重商主義的味道更濃厚。各國都在愚昧地偏向不同面貌的保護政策,關稅壁壘、配額限定雖已減退,但貨幣貶值、反傾銷、補償性貿易等等管制政策,更細緻地干預市場……等等,都是或攻或守的戰略運用,也即「商戰」這個謬見在背後隱隱地作祟。說得更極端些,當前經濟學的主流「賽局理論」(game theory),其教導「爾虞我詐」、無所不用其極以求得勝的方式,或許就是競爭的本意被繼續扭曲的一大禍源呢!

當1776年亞當.史密斯的《原富》出版,分工合作、自由市場「不可見之手」,引導交易者往最有效率的境界,且強調「誠信」美德的重要,而且批判重商主義,正是喚回「商道」,揚棄「商戰」,也走出「國家經濟主義」。但到1930年代之後,商戰又復活,而「策略性貿易」、「經濟戰」捲土重來,「新重商主義」高唱入雲。

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對中共祭出提高關稅等策略被解讀為保護主義抬頭,其實那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以戰止戰」的暫時性策略,終極目的是恢復國際經濟秩序,至少回歸史密斯的世界。由川普與歐盟執委會主席榮克會談後共同宣布,往「零關稅」、「零干預進口」、「零補貼」等等前進來看,「商戰」是很有可能會終止的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吳惠林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