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詹慶齡專欄:誰的博愛座

1331
出版時間:2018/08/25 00:17
台北捷運已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 資料照片
台北捷運已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 資料照片

詹慶齡/資深新聞主播

身為台北市民,捷運與我關係密切,除了顧名思義之便捷運輸外,同時兼具城市文化的田野觀察功能。

不同於諸多低頭族,我搭捷運多數時間習慣抬頭挺胸,眼耳並用,移動、定點、或站或坐,一邊戴著耳機享受線上音樂,一邊望向人群查察環境,在不失禮的原則下,若有心似無意地環顧周遭,觀看眾生百態,以一個參與者和旁觀者的雙重身分,貼近這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城市。

這麼說雖然有點天龍人心態,但我確實喜好如今捷運創造出的公共秩序,小時候,老師總教導我們上車不要爭先恐後,我的童年實際體驗卻是,每次公車到站,都是大人們忙著推擠我們小個子,插隊、搶位無所不用其極,更遑論「讓座」這回事了,今昔對比,現代大眾運輸系統內讓道、讓位、恪守飲食禁令,集體的節制規矩,簡直夢幻國度,偶發的博愛座爭議衝突,恐怕戲劇張力效果遠大於新聞價值吧!

每日穿梭捷運網絡,其實我極少經驗到青壯年人蓄意霸佔博愛座的景況,即使累了倦了暫坐一會兒,見著真正的老弱婦孺上車多半都會立刻起身讓席,甚至沒有明文制約的一般座位也是如此。由於習以為常北捷的讓座文化,我還一度不解,為什麼搭乘東京地鐵時,鮮少看到這種美德舉止,日本社會不是以好禮著稱嗎?後來細問熟悉當地民情的朋友才知,原來日本人心思細膩想太多,深怕表錯情,萬一對陌生人外表目測有誤,反而尷尬無禮。

這使我想起某次親身經歷,那陣子飲食不加節制,體態略顯豐腴,湊巧穿著一件寬鬆洋裝,走進車廂,熱心年輕人馬上好意讓座,但「我我我……不是孕婦啊!」內心吶喊卻開不了口,站坐都不是,當時真的好糗,只能說,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有時別太相信眼見為憑,你看到的小腹不一定是孕肚,至於那件洋裝,嗯……當然從此束之高閣了。

陌生人之間的善意釋放,是素養也是藝術,光從表象很難判斷他人的深層需求,實在無須以博愛座辨識道德,動輒撻伐,年輕的台北捷運或許沒有巴黎地鐵的舊日情懷,不如東京電車書香沉靜,卻已成一股潔淨有序又不失人情溫暖的獨特氣韻,如果願意偶爾將視線移開手機螢幕,那一方空間裡的友善溫度將更為宜人。

關鍵字

詹慶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