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詹慶齡專欄:自由中年

1584
出版時間:2018/09/08 00:08
詹慶齡
詹慶齡

詹慶齡/資深新聞主播

開學了,臉書版面貼滿各級校園的「兒女上學記」,時光荏苒,如今牽著小手的大手由年輕小友們接棒,承續宇宙繼起之生命的重責大任,同齡同輩人,除了少數例外,則多已完成階段性任務苦盡甘來,「開學……離我很遠了喔!」風涼旁觀以示輕鬆寫意。

卸下甜蜜重擔,近兩年同學老友聚得特別勤快,像是亟欲拾回失落了好久的自我,那段兜轉於尿布奶粉、家庭職場的陀螺歲月恍如昨日,睜開眼,生命舞台的主角猛然回歸自己身上,旁人的稱呼又換回了原本的名字,經過許多年,終於,大家都不再只是XX人的媽媽了。

應該從很久前就開始了吧?為了方便識別,每個當了母親的人,名字都會被「XX媽媽」取代,這種稱謂,總讓我想起韓劇「請回答1988」那位保險女王媽媽,戲分不多卻個性鮮明的配角,是劇中社區裡唯一把自己事業看得比丈夫孩子重要的職業婦女,配合人物性格的台詞說來擲地有聲「我不想被稱呼為誰的媽媽,我有自己的名字。」戲劇反映現實,如是感懷其來有自,孩子成長期,兒女變成身分主體,名字遺落、自我後退,在親子關係中,愛與犧牲經常不可免的分立在等號兩端。

未曾經歷養兒育女的一切,我始終無法憑想像體會以他人為核心的生命狀態,也好奇若干年後,曾經賴以為天地的一切解離重構,心中又是怎樣一幅風景?「就是先把自己放掉,時間到了再找回來。」回望來時路,老同學幽默而豁然,經由「父母」這個角色,人能自我鍛鍊的面向遠比想像多得多,育兒技巧、教育專家、愛與被愛,以及學習當一個「自由人」。

我發覺,中年新得的自由很容易淪為複雜多慮的表面自由,看起來時間、夢想、朋友、名字都回來了,但牽掛卻無法跟著孩子風箏般高飛遠去,有時明顯感受到朋友人身在外,心還在家飄蕩,或者對孩子的「不再需要自己」感到惶恐失落而自我懷疑。「真正的自由,不是當你的日子不再有一絲掛慮。卻是當這些事箍緊了你,你仍能脫升出來。」許多人都讀過紀伯侖的詩篇,中年再回味,覺得特別契合生命此刻,或許,當孩子、事業、甚至自由本身都不再是目標,我們才得享有真正的自由中年。

關鍵字

詹慶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