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瞿欣怡專欄:穿不穿裙子,都值得被愛

出版時間:2018/09/16 00:15

瞿欣怡/作家

我有一個遠房親戚,是個比我小三歲的弟弟,我們一起長大,我從小羨慕他,他比我會打扮,鋼琴也彈得比我好。小時候,我們總趁大人不在時,在客廳唱歌跳舞,他最喜歡陽帆的《揚帆》,唱到「因為船上,已經裝滿了愛~~~」,就一直拉手轉圈。

有天,我撞見他在自己房間放麥可.傑克森的歌跳舞,他的屁股扭得真美,手勢、腰肢,都那麼妖嬌,還有眼神,那是我從來沒看過的,美麗的他。我忍不住鼓掌,他卻被嚇得驚慌失措,不肯再跳。年幼的我並不知道男孩這樣跳舞有什麼不對,我只知道他是我認識的人當中跳得最好的。我大力讚美他的美豔,他卻威脅我,不准把這件事說出去。年幼的他,比我更早知道世界的殘酷。

不久後,發生另一件更殘忍的事。小弟弟不知從哪裡弄來芭比娃娃,每天幫芭比梳頭、換衣服,編織故事。沒幾天,他爸爸出遠門回來了,看見兒子在玩芭比,狠狠地揍他一頓,小弟弟抱著芭比大哭,他爸爸卻一把搶過娃娃,破口大罵:「男孩子玩什麼娃娃!」氣得把娃娃扔在屋頂上。小弟弟心都碎了,小小身軀看著高高的屋頂,不停哭泣。

那天之後我才明白,原來他不能跳舞,是因為「男孩子怎麼可以跳這種舞!」

因為性別氣質挨揍的小男孩,很多很多……。

同志諮詢熱線的社工主任鄭智偉也當眾挨過耳光。在台北市大安區求學的他,小學三年級時換了班導師,導師對他充滿敵意。某天,老師點鄭智偉起來背課文,鄭智偉才背幾句,就挨巴掌,班導師大罵:「男孩子聲音這麼小!像女生一樣!」鄭智偉嚇哭了,一邊哭,一邊繼續背,老師又賞一個耳光:「哭什麼哭!你是男生!又不是女生!不准哭!」這兩個耳光,都是打他「像女生」,鄭智偉永遠記得這樣的羞辱。

也許很多人不理解,僅僅是一本《穿裙子的男孩》從學校圖書館的書被下架,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大的反彈?因為還有很多孩子在校園被傷害啊。因為下架的背後代表著:我們不接受不一樣的孩子。

而同志團體努力推動的「校園性別平等教育」,也是為了保護這些「不一樣」的孩子,讓他們不要再被傷害,讓他們可以好好地、美麗地長大。

年底的反同公投,請一定要記得在「愛家公投」投下「不同意」票,我們不同意任何形式的歧視。當你猶豫時,想想那些摀著臉,躲在角落哭泣的孩子。

每個孩子都獨一無二,無論穿不穿裙子,都值得被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瞿欣怡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