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鍾文音專欄:用痛苦換取的東西

出版時間:2018/09/22 00:10

鍾文音/作家

有一種永恆的愛如刺鳥,只因這種荊棘鳥,一生只唱一次歌,當牠找到一生所願棲息的樹之後,牠會把身體扎進最長最尖銳的荊棘上,然後在枝椏間高歌,美妙的歌聲超越了身體的痛苦,聲如天籟,曲終而竭。

一生不朽的摯愛,以及人間一切最美好的東西,都是得用難以想像的代價才能換取來的,太美好的本身具有一種悲劇性,因為患得患失。

神秘的命運潮汐總是不斷地沖刷著人的情愛之岸,一不小心就可能堤垮岸毀,心情掉進深淵,因為想要永恆根本是一種妄想。

所有愛的原型,都蘊含著希臘悲劇,愛情還沒結果前,經常被暴風雨吞噬。

愛的永恆性,必須通過試煉。分離背叛爭吵傷害……,最後奢侈地殘存下來的人,可以說是通過離情離愛的試煉。愛情走到終點之前,有多少分離就有多少苦痛。

只有當找到生命所屬的荊棘,才能終結懸念。

就像刺鳥,當尋找到一生所棲息的樹枝時,牠會毫不猶豫地將身體刺進去,只為了換取最美的天籟之聲。世間最美好的東西都是用最深的苦痛換取來的,這是愛情本身最美的隱喻與過程。

愛情常是形成生命際遇的最大風暴,在這個快速替換的時代裡談論愛情的永恆,實在太老派。

「愛情的道理我明白,但永遠是什麼?」羅大佑的歌在耳邊響起。其實反過來說,永遠的道理我明白,但愛情是什麼?我以為如果明白愛情的真正本質,也離永恆不遠了。

最絕情的愛也許才是最永恆的,表面絕情,內裡卻是不得不絕情,不然難以轉身。

弘一法師當年出家時,據說他的妻子上山來找他,但他說不見就不見,即使他的妻子還在寺廟旁邊等候多日,最後還跟著住了下來,一切等待就為了見他一面。  

即使這樣,弘一大師仍沒讓她如願,最後他的妻子只好黯然下山,回到燈火通明卻身心寂寥的紅塵山下。

弘一無情嗎?或許他明白世間的愛都是變動的,只有回歸精神才是恆久不變的。他在佛寺裡日日以戒律己,懺願不斷,大愛終成,最後成了律宗大師。

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妻兒忘不了。難怪大部分人是難以修成正果,在紅塵路上,知道卻做不到。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鍾文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