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詹慶齡專欄:最好的時光

1448
出版時間:2018/09/22 00:22
詹慶齡
詹慶齡

詹慶齡/資深新聞主播

最近很流行這類提問:如果可以回到過去,你想重回哪段時光?

聽老友侃侃聊著他的「選擇」,理智且感性地剖析箇中心事緣由,不禁羨慕人家腦袋澄澈,足跡清晰。渾渾噩噩度過半生,即使腦海翻騰努力搜索資料庫,一時間也無法明辨該打開哪個記憶抽屜重溫或彌補什麼?好像每個閃亮的、黯淡的、不起眼的日子都珍貴,沒有任何一天不值得重新凝望,也沒有任何一刻需要重塑改變。

這麼想,倒不是糊塗人突然生出什麼高智慧,或者對一切無悔無憾,相反地,如今想捶心肝的往日蠢事多到十根手指數不完,只是我不太相信偶然,雖非宿命論者,但隨著年歲增長,越發堅定認為人生所有「安排」皆有其深意,前因後果微妙相繫,我們就是非得經由某些過程去發掘生命的隱匿訊息,前事種種或好或壞,既是為圓滿而生的手段,曾經的不滿好像便沒有那麼重要了。

人們懷舊,嚮往不可回復的過去經驗,除了填補遺憾缺口與濃烈的情感記憶,往往還混雜著對現狀的惶惑迷惘,這總讓我想起伍迪艾倫的《午夜巴黎》。

21世紀的美國編劇作家因緣際會在巴黎的午夜時分闖進一心嚮往的黃金年代,來到1920年人文薈萃的花都,在那裡他不可思議地結交了費茲傑羅、海明威等文豪,但他在那個時空所邂逅的美麗女子緬懷的卻是更早之前的19世紀,而兩人在1890年的美心餐廳巧遇高更、竇加,言談間畫家表露,他們認為最美好的是文藝復興時期。看了無數次的電影,每回仍能讓我拍案叫絕,多麼慧心通透的編導!不知道我們所質疑忽略的當下,在遙遠的未來是否也會成為後人心中的美好時光?

現實生活固然不可能如電影那般天馬行空,但日常對話總也不乏假設……如果……等字眼,例如親朋好友憶及往事常掛嘴上「如果當時做了不同選擇,今日景況就會變得如何如何……,」通常我第一個唱反調,既然沒有走向另一選擇,又怎知它的結果為何?如同我們偶爾懷念無緣的舊情人,還留有一絲美好想像的理由,說穿了,只是因為終究沒有與他(她)共體婚姻現實,假設性問題從來不會導出正確人生答案,緬懷過往卻忽略當下也不會使我們變得幸福,時間旅行很迷人,但我還是寧取現在,眼前擁有的就是我最好的時光。

關鍵字

詹慶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