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賴芳玉專欄:自古至今,人言皆可畏

出版時間:2018/09/26 00:12

賴芳玉/律師

日前台灣駐大阪辦事處長蘇啟誠因關西風災遭到國人質疑處理不當而輕生,對此,外界將矛頭指向假新聞引發輿論所致。
   
這則新聞,讓我想起阮玲玉,83年前輕生時留下一封遺書,寫著「人言可畏」四個字,當時她的輕生引起社會譁然,指向媒體釀成悲劇,但媒體駁斥,說自己沒這麼大力量,言下之意,阮玲玉之死與媒體無關。魯迅為此寫下「論人言可畏」,他認為:「我以為還沒有到達如記者先生所自謙,竟至一錢不值,毫無責任的時候。因為它對於更弱者如阮玲玉,也還有左右她命運的若干力量的。」

如今,人言可畏四個字,藉由當今網路世代的擴散力,只有更強、更不可收拾;只要一人點火,透過網路,就可快速連成線、接著就變成了「新聞面」,這當中或許只要幾個小時的歷程便夠了,能不可畏嗎?
 
現代,人言可畏有可以用幾個詞代換,媒體殺人、網路霸凌、或假新聞。或許不妨也可藉「後真相」(post-truth)這三個字,描述現今假新聞或未經查證、未有平衡報導、誇大下標等所造成的傷害。牛津辭典將「後真相」選為2016年度代表字彙。不過「後真相」並非指這個時代再無真相可信,而是指人們不再重視並思考事件真實性的現象。

面對這樣的世代,我們能怎麼做?

有學者提出「媒體素養」教育,也就是辨識媒體,能夠辨識「媒體背後的意識形態」、「媒體傳遞的符號」(運用各種不同內容、形式的播送),並覺察、思考媒體對自己的正、負面影響的知識和能力,避免自己被媒體操弄(主體性與自覺)。

但媒體素養,是指社會大眾的教育,降低網路世代數位媒體的殺傷力,對於被攻擊的當事者而言,實在緩不濟急。
   
有人提告自保,以訟止謗,而蘇啟誠似乎也曾動此念頭,但終究沒開始就已經結束。我們該如何度過言論的恐怖攻擊,所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

養心心理治療所院長廖原賢心理師說:「人言之所以可畏,在於人與人之間的評價,涉及的是我的自我認同與價值、社會(他人)認同及其背後的安全感,以及個人內在於這兩種認同之間的交互影響。」

有人說不要理會那些言論,或質疑抗壓不足或要堅強等,但他認為這些建議「強人所難」。「反而要接近自己的感覺,處理痛苦本身,不要否認痛苦,而是釐清痛苦的來源。檢視主觀的壓力,讓人痛苦的,不僅是事件本身,還包含我們對事件的解釋,因此不妨想想,全世界都討厭我,還是這群人討厭我?他們覺得我很爛,還是我很爛?這件事會讓我一輩子毀掉,還是它會讓我這陣子不好過?」此外,處理痛苦造成的影響,平常就建立多元化的社群關係,單一領域的挫折對我們影響自然就能降低,以及支持系統的陪伴。

說真的,我認為面對媒體,人是非常脆弱的,而大家經常忽略,每個人本身就是媒體。說到底,人言可畏的議題,最後也只能依賴「同理心」三個字而已。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賴芳玉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