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詹慶齡專欄:因為希望所以存在

892
出版時間:2018/09/29 00:17
詹慶齡
詹慶齡

詹慶齡/資深新聞主播

對於「上天不會給人過度的考驗」這句話,偶爾,我有所懷疑。

19年前此刻,我在台中東勢,921大地震受災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那是一次永生難忘的沉重採訪,守著天搖地動後繁華盡失的頹圮市鎮半個多月,沒能帶給觀眾一點點希望微光,全國其他災難現場陸續傳來振奮動人的生還奇蹟,但是很遺憾,我這裡卻找不著那樣的勵志故事,當時彷彿進入一個陰陽瞬間凝凍的時空,9月21日凌晨夜半即已決絕定奪生命的去留,每天只見蓋著白布的擔架從瓦礫堆中被接力抬出,空氣中瀰漫著揮之不去的死寂。

約莫一個多星期後,終於發現了勉強可稱「正面具體」的報導題材,國軍搭建完成大型簡易帳棚,露宿街頭的民眾總算可遮風擋雨有床暫棲,那天,我試圖訪問一位扛著家當即將入住的民眾,預想這個臨時住所可能帶給她小小幸福,沒想到受訪婆婆話沒出口就先紅了眼眶,原來那個秋天她本該喜悅迎接第二個外孫誕生,女兒臨盆前與丈夫帶著外孫女回娘家待產,不料女兒與腹中胎兒以及小孫女都成震災亡魂,女婿逃過死劫卻壓斷了雙腿,她哀痛向我哭訴「房子倒了,女兒和孫女走了,女婿躺在醫院,留下我一個人又要辦喪事,又要顧傷者,每個單位都要我簽字,可是我不識字,真的不知道怎麼活下去……」。

許多年過去,我依舊忘不了婆婆悽惶無助的眼淚,以及當時自己跟著受訪者起伏的酸楚,19載悠長歲月不知能否完全沉澱她的悲傷絕望,有沒有一丁點微渺的希望餘火為她重燃生命之光,以熬過天災巨變的殘酷試煉?

我們都曾旁觀他人的苦難或面對自身的困頓,深知當生命陷落時,只有相信黎明將至才能跨越黑暗,再多勸慰都比不上內心「懷抱希望」作用強大,再大打擊也不會重過「希望破滅」的致命力道,如同那個知名的集中營故事,許多人死於1944年聖誕節過後,因為戰爭並沒有如他們所期待的在聖誕來臨前結束,心中認定的最後希望落空,生命也就凋萎了,殊不知1945年5月德軍便戰敗投降,但只有極少人捱到迎接自由之日。

忘了在哪讀過這麼一段話「命運乖舛但天意溫暖」,如若為真,那麼種種災厄當有其循環底線,否極泰來,冬必逢春,但願人間「希望」不滅,支撐我們存在的理由。
 

關鍵字

詹慶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